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華爾街警長”斯皮策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資本市場

  除了美國總統、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之外,當今能左右華爾街動向的人物實在不多。www.emoneybtc.com不過,江山代有人才出,外號“華爾街警長”的紐約州司法部長斯皮策就有這份能耐。但與布什和格老不一樣的是,企業和證券界人士無不避之不及,因為與其打過交道的人均認為,與他過招不要抱有贏的希望,甚至誇張到只要“有命”走出其辦公室就已是萬幸了。

  華爾街有個傳統歷史,由於各州都有自己不同的證券法律,因此自20 世紀30年代美國證監會(SEC)成立以來,隨著聯邦證券監管職能的擴大,各州對證券的監管職能逐步讓位,華爾街的監管責任一直由證監會承擔。如今突然冒出個不起眼的紐約州司法部長來,不僅使得許多華爾街大腕紛紛落馬,甚至連紐交所總裁格拉索對此也沒轍,斯皮策怎麼就這麼有能耐?

  首次改寫華爾街監管潛規則

  斯皮策是美國金融重鎮紐約土生土長的居民,現年45歲,民主黨派人士,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後在哈佛大學法律系進修,畢業後當過律師、檢查官等。1999年,39歲的斯皮策以克林頓式的政策取向擊敗了強勁的對手,當選為紐約州司法部長,並在破解有組織犯罪、槍支管理及空氣污染等方面表現卓越,但那時其名聲還只局限於當地,直到2002年。

  當時關於華爾街分析師向投資者推薦“買進”一些不斷狂跌的科技股並從中漁利的傳聞早已路人皆知,但一直沒有足夠證據進行有效的起訴。斯皮策調查組本著大海撈針姑且一試的態度,對美林等大投行進行了一年多的調查。2002年,調查人員在一批電子郵件中發現,美林分析師對之前一直評級“買入”的GoTo.com公司,因其沒有給予該行投行生意而降低了對其的投資評級,隨後在更多的證據下,美林支付1億美元庭外和解以息事寧人。與此同時,在斯皮策的示范作用下,聯邦、州和行業自律機構展開了對華爾街空前規模的調查,最終,摩根士丹利、第一波士頓等12家頂尖投資銀行乖乖地交出了14億美元——相當於2001年全行業總利潤7%的罰款,並對多年來的經營模式作出了改變,這是華爾街歷史中所從沒有過的。

  2003年5月,斯皮策在接到共同基金市後交易黑幕的舉報後,對金絲雀公司、美洲銀行、駿利公司和斯特朗公司等展開調查並提出訴訟。由於美國的共同基金業規模龐大,總資產高達7萬億美元,9500萬美國人都將它作為理財的主要工具,影響非常大。在斯皮策的調查下,普特南投資公司CEO勞倫斯·拉瑟等一大批華爾街大腕紛紛落馬。在丑聞發生的6個月內,美洲銀行等共同基金公司與斯皮策的四個和解協議的和解金額就達16.5億美元。再次落後的SEC主席唐納森被斯皮策給激紅了眼,也對共同基金行業進行大力的整治,並出台“要求共同基金須具備一名獨立董事”、“禁止共同基金指定經紀商”等一系列新規定。受此影響,英國、法國、荷蘭等國也匆忙對本國共同基金展開調查。

  不到兩年時間裡,斯皮策扳倒了華爾街很多有影響的人物,他儆惡懲奸,成為美國社會正義的象征,被貫以“人民律師”、“華爾街警長”等稱號,但他認為還“遠遠沒有”解決華爾街的違規操作問題。2004年5月,斯皮策又向紐交所總裁格拉索開炮,要求其“吐出”至少1億美元薪酬。

  格拉索任期內將紐交所上市公司數目翻了一番,使之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股票交易所,此外,還在“9·11”後四個交易日重開交易所,是個自己劃道讓別人妥協的強硬派人物。面對斯皮策的起訴,他反而更加強硬,甚至提出反訴,不僅要讓紐交所和SEC道歉,還堅持要追回尚未給付的5700萬美元。但斯皮策聲稱,要堅決與格拉索斗爭到底,認為其當年利用監管權力操控了紐交所工資福利委員會。6月,紐交所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弗蘭克和麥瑟人力資源顧問公司已與斯皮策和解,並承認為格拉索獲取天價薪酬提供了虛假信息。現在斯皮策對打贏官司越來越胸有成竹,使得格拉索如坐針氈,希望盡快有個了結。

  保險業面臨地震式變革

  2004年10月,斯皮策又有了最新的行動。14日,他將全球最大的保險經紀商——馬什公司(Marsh)告上了法庭,罪名是操縱價格,對企業客戶進行欺詐。多家大型保險公司也卷入此案,其中包括美國國際集團(AIG)、哈特福德金融服務集團、艾斯有限公司(ACE)以及德國慕尼黑再保險公司的美國分公司。剛剛走出飓風季節的美國保險業,又遭到了另一次“飓風”的沖擊。

  早在2004年初,斯皮策就開始對美國保險業中保險公司支付給保險經紀商的“成功酬金”進行調查。對於保險經紀人來說,其中一項責任就是為投保人支付最低的保費而獲得最大的保險范圍。但是,在實際業務操作中,由於保險公司提供了“成功酬金”這種變相回扣,導致保險經紀商為了這份額外的酬勞而忽略了投保人的利益,甚至對客戶隱瞞和欺詐,來促進保單的銷售。

  由於斯皮策的監管行動,Marsh立即撤換了保險風險服務部的首席執行官並暫停了4名職員的職務。美國國際集團的兩位高層也承認犯有“圖謀詐騙” 的一級重罪,ACE助理副董事長阿貝拉姆也已承認“串媒妨礙競爭”的指控。

  “相信我,這只是開端”,斯皮策在指控中稱,保險業腐敗橫行,他將展開比先前范圍更廣的調查,涉及保險業幾乎所有層面,美國其他保險公司和保險經紀商都有可能面臨刑事和民事指控。JP摩根大通的分析師則指出,隨著調查的深入,不知道還有多少黑洞會浮現,財產保險行業的經營方式正在經歷一場地震式的改變。

  而華爾街股市再次被斯皮策引起了大震蕩。由於擔心調查會進一步升級,投資者開始大幅拋售保險類股票,保險股紛紛大幅下跌。在斯皮策公布調查消息後僅兩天,就有幾百億美元市值灰飛煙灰。Marsh的股價兩天之內下跌了37%,市值損失90億美元,美國國際集團的股價下跌了10%。

  華爾街替共和黨受難

  然而,自斯皮策擔任華爾街警長以來,無論對投行、共同基金還是如今保險業的行動,讓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沒有逮捕過任何一位經理人。斯皮策曾向《財富》雜志表示,重要的是“改變規則的進程”,而不是把人送進監獄。但他為什麼獨獨選中改變華爾街的規則呢?

  傳統上,華爾街一貫偏向代表大企業利益的美國共和黨,每次總統競選都為共和黨人解囊。根據美國競選籌資委員會提供的數據,2000年美國總統競選,共和黨的贊助者中40%以上來自金融業,而與民主黨沾邊的只有19%。華爾街也一向受到共和黨的庇護,布什任內的SEC的主席皮特是堅定的共和黨人,唐納森則是布什家族的好友。但斯皮策是民主黨人,他從紐約一個地方司法部將觸手伸進了華爾街,揪住共和黨的要害,共和黨政客也不得不稱他是民主黨“軍械庫”中最危險的武器。

  不知是不是巧合,2004年初,民主黨提名初選時,斯皮策早早就站出來為本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裡助威,是克裡的忠實支持者。在10月中旬,正值總統大選如火如荼之際,斯皮策對華爾街的臂膀——保險業進行大規模調查,不禁又讓人從政治方向產生些聯想。

  美國《新聞周刊》披露,斯皮策也曾擔心向華爾街開刀,與自己在哈佛、普林斯頓大學的校友交鋒,會斷了自己的財政援助,毀了自己的政治生涯。然而事實確是,華爾街投行、共同基金都向他低下了頭,最近的保險業也將是手到擒來小菜一碟。斯皮策則是名聲大振,成為公眾焦點和“最受妒忌” 的政壇人物,成為民主黨內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很有可能會競選下一任紐約州州長。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 上一个财经:
  •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