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戴利奧訪談錄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雷蒙德-戴利奧是布裡奇沃特投資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總裁,這家公司管理著1200億美元的資產,它的客戶包括外國政府、養老金以及各種捐贈基金。www.emoneybtc.com盡管過去十幾年裡金融市場風雲變化、險象環生,但是在戴利奧的管理下,布裡奇沃特投資公司的生意卻一直順風順水。

這家位於康州韋斯特波特的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在《巴倫周刊》對沖基金年度100強的排名中,只有幾家公司能有超過一支以上的基金入選,布裡奇沃特就是其中的一個,它旗下的Pure Alpha II和All Weather @12%均榜上有名。過去三年,Pure Alpha 的年平均回報率為22.75%,All Weather @12%為17.24%,而同期巴克萊對沖擊基金指數年回報率為9.05%,標准普爾500指數的年回報率為14.11%。

憑借自己的評估和對宏觀經濟趨勢的把握,布裡奇沃特在全球范圍內投資大宗商品、外匯、債券和股票。戴利奧對投資的理解廣泛而又深入,最近他與本刊分享了其最新的觀點。

《巴倫周刊》:您表示最近美國的“去槓桿化”(譯者注:去槓桿化是指減少使用金融槓桿,把原來通過各種方式“借”到的錢退還)策略非常完美,為什麼?

戴利奧:“去槓桿化”通常是以非常機械的方式進行的,理解這點非常重要。減少債務有三種方式,首先就是我們聽到最多的“緊縮”,換句話說就是勒緊褲腰帶、少花錢並削減債務。但是緊縮會減少支出,當你支出少的時候,其他人的收入必然也會減少,結果會導致進一步的緊縮。實行緊縮政策會引發很多問題,比如通貨緊縮以及降低經濟增長。

其次是債務重組,這就意味著債權人獲得更少的還款,亦或是更長的時間、以更低的利率獲得償還,總之就是通過減少債務來破壞原有的協議。但是債務重組同樣會引發通貨緊縮並降低經濟增長。一個人的債務就是其他人的資產,如果通過沖減債務來緩解債務人的負擔,財富將縮水,並引起信貸縮減。

最後就是增發貨幣,這種方式通常發生在利率接近於零的時候,因為這時利率已經無法在下調了。本質上是中央銀行創造貨幣,為了實現量化寬松政策或者債務貨幣化政策,中央銀行通過購買資產來向市場注入貨幣,和前兩種方式不同,增發貨幣將引起通貨膨脹,並刺激經濟增長。

《巴倫周刊》:為什麼說美國現在的去槓桿化政策完美?

戴利奧:一個好的去槓桿化過程是要實現上述三種方式的平衡。如果比例合適,就不會引發劇烈的動蕩,通貨緊縮不會很嚴重,而經濟也不會劇烈下滑。經濟將緩慢增長,與此同時債務收入比會下降,這就是完美的去槓桿化過程。

現如今美國和1933-37年期間非常類似,那時經濟同樣是緩慢的正增長。如果經濟下滑,美聯儲會啟動另一輪量化寬松政策,這樣可以減輕債務並把錢送到人們手中。

同時我們還需要來自政府的財政刺激,而且是用比較經典的方式。當銷售和稅收收入下降,而失業及其他社會福利需求增加的時候,政府需要更多的支出,從而實現財富的再分配,當然這會提高對富人的稅收並加劇社會的緊張局勢。去槓桿化過程並不簡單,但是如果方法得當、比例合適,對經濟而言是好事。

《巴倫周刊》:請談談完美和糟糕的去槓桿化政策的區別

戴利奧:關鍵是要保證名義利率低於名義經濟增長率,這樣就不會因為增發過多貨幣而引起通貨膨脹率的螺旋式上升。實現這一點就必須在增發貨幣的同時維持一定規模的債務重組和緊縮。

《巴倫周刊》:談談您對歐洲局勢的看法

戴利奧:現在的歐洲可能是去槓桿化歷史上最有趣的例子。通常一個國家可以找到最適合自身國情的去槓桿化政策,換句話說就是中央銀行制定貨幣政策,而財政部制定財政政策,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出現問題,但是他們可以在執行過程中調整,最終找到一個最合適的政策。但是歐洲卻不是這樣,那裡沒有一個決定每個國家該承擔何種風險的協議,甚至連制定這種協議的程序也不存在。

就在歐洲債務危機幾乎要崩盤的時候,歐洲中央銀行開始了長期再融資操作。歐洲央行表示他們可以在3年期1%利率的基礎上,給歐元區銀行提供無上限的貸款。這樣銀行可以購買高利率的政府債券,此舉將擴大了對這些資產的需求,同時也可以緩解像西班牙、意大利這樣的國家的壓力。可歐洲中央銀行和其他銀行的信貸風險已經非常大了,歐洲銀行系統的資產額已達20萬億歐元(25.38萬億美元),但資金不超過1萬億歐元,它們的槓桿化程度已經很高了。

另外,這些國家本身也債務纏身,他們需要對現存債務展期,同時還必須借更多的債。如今那裡的銀行已經過度槓桿化,它們無法再擴張自己的資產規模了,沒有足夠的買家來購買政府債券。對這些債券的需求因為糟糕的預期而下降,雖然每個人都可以有差的預期,但是實際上這些買家沒有足夠的資金購買這些債券。歐洲中央銀行暫時增加了這些債券的需求,延遲了危機爆發的時間,但是這些並不夠。它們可以繼續這麼做,但是每過國家的中央銀行都想知道:如果債務人無法償還債務會發生什麼,各自將為此承擔什麼樣的責任。

《巴倫周刊》:您覺得法國和希臘的選舉會改變預期麼?

戴利奧:這只是長期演變過程中的最新一步,而且這一步並比其他環節重要。產生這樣的變化很正常,可以預計歐洲的局勢會更緊張,達成各種協議的難度將更大,未來幾年的風險也將增加。

《巴倫周刊》:那麼歐洲債務危機將如何解決呢?

戴利奧:現在的歐洲和1789年時的美國非常像。

《巴倫周刊》:你是說美國獨立戰爭以後?

戴利奧:是的,1776年當北美各殖民地宣布脫離英國獨立後,並沒有形成一個國家,當時每個州各自為政,他們都有自己的地方債券,那時的《聯邦條例》就像現在創造歐盟和歐元的《馬斯特裡赫特條約》,每個州都有各自的債務問題,相互之間收取關稅。13年以後,也就是1789年,這些州組建了一個中央政府,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債務問題。在制憲會議上,我們組建了一個新國家,並選舉了總統。我們有了統一的財政部,並征收聯邦稅。這樣我們的國家就能獲取收入,並重整債務,同時我們還可以征稅、發放債券並借款。如今歐洲還沒有借款能力,因為他們沒有中央稅收,最關鍵的是沒有一個統一的國債。

歐洲現在到了必須做決定的時候。他們要決定是否創造一個足夠強大的中央政府,可以在歐洲范圍內征稅並有能力發放由整個歐洲做擔保的債務。這非常關鍵,現在的問題是歐洲會經歷怎樣的痛苦,是否在做出選擇前痛苦會讓歐洲崩潰。當一個借款者不能印制鈔票讓他的貨幣貶值,經濟形式將更加惡化。西班牙經歷的去槓桿化的痛苦只是開始,他們的失業率已經接近25%,那裡需要幫助。

《巴倫周刊》:歐洲債務危機持續下去會對世界產生什麼影響?

戴利奧:歐洲中央銀行已經增加了可作為發放貸款的抵押資產的范圍,這實際擴大了再融資操作的規模。歐洲銀行應該有秩序的減少放貸,當必須發放貸款時也要盡可能的少。那些必須從歐洲銀行貸款的國家和機構要經歷一段信貸緊縮的時期了。

西班牙和意大利這樣的外圍國家,某種程度上法國和德國,都會因此受到影響,歐洲尤其是外圍國家經濟將出現蕭條。但是如果按我預料的那樣采取有秩序的去槓桿化策略,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將是有限的。盡管歐洲銀行減少放貸以及歐洲進口下降會拖累世界經濟,但是全球市場和經濟秩序不會崩潰。因為各國可以從其他途徑借款,他們可以從美國銀行貸款,也可以從像中國或巴西這樣大的新興市場那裡貸款。

《巴倫周刊》:愛爾蘭很早就開始了去槓桿化的進程,從該國能總結什麼經驗麼?

戴利奧:總體來說,愛爾蘭的債務都是由政府承擔的。現在政府沒有足夠的資金償還債務,葡萄牙也一樣。盡管EFSF(歐洲金融穩定基金)會給他們提供給貸款,但是債務仍然會滾動,這些國家仍然要經歷一段艱苦的時期。

對於愛爾蘭和葡萄牙而言,這段艱苦而又漫長的時間將很容易耗盡EFSF提供的貸款,但是他們畢竟是由政府解決自身的債務問題,而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債務主要集中在私人借款者以及銀行手中。鑒於這些國家借款者的來源和規模,解決他們的問題比愛爾蘭或葡萄牙要困難得多。

我認為未來6個月到2年的時間裡,世界經濟有30%的機率會因為歐洲問題而出現嚴重的震蕩,而且由於不知道誰來控制或者管理,這個震蕩將變得更可怕。如果存在中央政府,那麼我們可以制定法律、解決問題。盡管可能會有很多爭議,但最後總會有一個決定。

在《馬斯特裡赫特條約》中沒有關於貨幣聯盟破裂的規定。如果一個國家退出歐元區,並宣布用本國貨幣償還債務,該如何處理?《馬斯特裡赫特條約》中對此沒有任何交待,但這並不表示不會發生,現在就要發生了,問題的關鍵是強制執行力。

任何社會都需要有強制執行法律的能力。如何才能讓德國有效的強制意大利還債呢?這還不清楚。假設西班牙決定脫離歐元區,失業率將會變得很高,這是非常可怕的假設。也許他們會表示,盡管合約規定要還歐元,但是我們只能還西班牙比塞塔。歷史上阿根廷、巴西以及墨西哥就這麼做過。

《巴倫周刊》:但是現在並不存在本國貨幣

戴利奧:這就是另一個棘手的問題。恢復各國貨幣並不明智,但是如果不這樣又會產生很大的副作用。無論如何,沒有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解決歐洲問題。

《巴倫周刊》:那請再次幫我們預測下未來世界市場的走向

戴利奧:如今不管是緩慢的經濟增長還是歐洲出現劇烈震蕩,購買低風險的資產都是可取的。不管情況怎麼樣,中央銀行都會增發更多的貨幣,而且數目將非常驚人,這對全球股市是個利好。這就像是一劑腎上腺素:心髒會強烈搏動,隨後漸漸緩和,然後是另一劑腎上腺素。

每個人都再問:“現在到底是牛市還是熊市?”一般而言,在上升或者下降周期裡,上升階段持續的時間是下降階段的兩倍,我們現在基本正處於上升階段。

《巴倫周刊》:這對美國國債意味著什麼?

戴利奧:增發貨幣將抑制通貨緊縮。但是如果貨幣增發量過大,對債券市場而言是個利空消息。今後幾年,投資長期債券並和合適,因為政府會增發貨幣來維持低利率水平,但這並不意味著應該拋售這些債券。因為債券的收益很可能與通脹及經濟增長速度無關,它還是會有適當的收益率。

《巴倫周刊》:您如何預測美國經濟?

戴利奧:今年年底美國經濟會放緩,到 2013年風險將增加。2013年我們會面臨所謂的“財政懸崖”、高稅收以及應對惡化的歐洲經濟,這些都會發生在美國大選以後。不過我們有成熟的政策制定程序,一切都會好起來。

《巴倫周刊》: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的表現會怎樣?

戴利奧:他們現在出現了泡沫,我的意思是債務泡沫。他們的負債增加過快,尤其是相對於收入而言。他們的經濟增長將放緩,很可能會維持在一個適度的水平。他們現在狀況還不錯,但是還是會受制於歐洲銀行的去槓桿化過程。

《巴倫周刊》:您怎麼看待大宗商品買賣?

戴利奧:我不看漲也不看跌,現在的需求很穩定。

《巴倫周刊》:您還看好黃金(1571.00,-17.00,-1.07%)嗎?

戴利奧:長期而言,是這樣的。短期內黃金價格可能會有所波動,因為歐洲人為了籌集資金不得不出售手中的黃金。大部人的資產組合中應該有10%是黃金,不僅是因為黃金是好的長期投資產品,也因為我認為黃金可以分散其他90%資產的風險。

《巴倫周刊》:您是用黃金來抵御通貨膨脹麼?

戴利奧:我把它視為是貨幣的替代品。所有的發達國家都有問題,不管是美國歐洲還是日本。他們都有巨額債務,不得不增發貨幣,而且他們還有信貸問題。我不希望我的資金全是這些國家的貨幣。

《巴倫周刊》:您認為明年哪種資產的表現會最好?

戴利奧:這完全取決於歐洲的貨幣體系。我相信歐洲中央銀行會增發更多的貨幣,這將緩解現在的局勢,同時也會刺激股市,但是還不能太樂觀。

《巴倫周刊》:很難想象四年過去了,世界還處在去槓桿化進程中。

戴利奧:去槓桿化可以持續15年。債務相對與收入比例的上升持續了30到40年,我們在2005到2007年和1927到1929年期間提高的速度最快,而日本從1988到1990年提高的速度最快,當速度過快的時候就出現了典型的泡沫經濟,他們用了15年的時間來調整。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