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一位操盤手22年的投資江湖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第一次見關工是今年成都草莓音樂節前夜。www.emoneybtc.com

 

  6月12日晚間,因為朋友搭線,我們坐上了成都一家“老媽兔頭”(川菜館)的同一張飯桌。

 

  此前得知,關工1990年代初就進入期貨市場,後折進證券市場。他現在幫很多朋友操作股票交易,每人500萬起,利潤分成30%(偶有20%,沒有管理費)。因為賬戶太多,他需要專門雇人下單。

 

  那時一位上海老大哥的櫃台交易系統剛上線不久,我正在嘗試在他的用戶增長中分一杯羹——幫他拓展用戶。

 

  我跟關工介紹說,這個櫃台交易系統支持開放的API接入,便於二次開發;不掉單;行情速度快市面上的系統2秒;系統延時方面也有優勢。

 

  他一直專心地剝著小龍蝦,我則背誦著自己似懂非懂的產品特性。他表示,行情速度優勢還是不錯。但聊到最後,我武斷地認為,他勉強表示出這個興趣點,多少有些照顧情面的意思。

 

  關工的交易風格是看好一只股票,直接市價買入,甚至掛高於市價的單子。計較每股幾分錢的差價,對他來說,顯得太不大方了。

 

  席間,關工接到電話,有人托朋友輾轉找到他,要他推薦幾只股票。打來電話的人有600萬資金准備入場。那天周五,上證指數(也就是大盤指數)收盤價5166.35。

 

  關工說了幾只他正在關注的股票,並提醒朋友的朋友,少量資金入場沒問題,就當娛樂一下,大資金還是慎重一些。

 

  掛斷電話,關工說:“都什麼時候了,才想起要入場。”

 

  第二個交易日(次周一),上證指數下跌超過100點,開啟了這一輪暴跌。

 

  7月30日下午收盤後,我在重慶拜訪了關工,長談至晚上九點。如果沒有我打擾,那個下午他會去健身,或者游泳。

 

 一

 

  關工最早接觸期貨是在1993年底。那是中國期貨發展第一個5年(1988-1993)的尾聲。在那5年的“初期發展階段”,國內期貨交易所一度多達50余家,期貨經紀公司則多不勝數。

 

  精細化工專業出身的關工當時在一家工廠做技術工種。和關工一起長大的老彭告訴我,在當時那算是比較順利的生活軌跡(求學,獲取一個穩定的工作),但還是略顯平淡。關工希望多一些變化,可以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普通。恰好一家期貨公司招聘經紀人,關工沒多想,跑去應聘——當時這樣的機會並不算多。

 

  “那時你懂期貨?”

 

  “不懂。期貨公司招聘主要是找客戶,廣撒網。你去那裡工作,總要拿到客戶才能生存,這一批人拿不到客戶,就換一批。”

 

  “面試時都聊些什麼?”

 

  “填表,簡單的問話,就說第二天開始培訓,上班。”

 

  “看起來並不困難。”

 

  “當時公司請了一個香港過來的老師做培訓。他是一個崇尚技術分析的高手,教我們切線。他說,一個尺子一支筆,就可以闖天下。”

 

  野蠻生長的年代,中國期貨市場發展比較混亂,市面上甚至充斥著一些打著期貨旗號的對賭公司。在關工進入期貨行業1993年的11月4日,國務院還下發通知,制止期貨市場盲目發展。接下來的1995年,國內期貨市場連續發生了國債期貨“327”風波、國債期貨“319”風波。

 

  作為半路出家的經紀人,關工要憑借自己對期貨的一知半解,去說服那些對期貨一無所知的人開戶交易。這樣他才有機會留在期貨行業。

 

  這是一條並不清晰的路,穩妥起見,關工沒有辭去工廠的工作,主要利用業余時間做經紀業務。

 

  1990年代中期,重慶這樣的內地城市,真正懂期貨的人少之又少。

 

  關工做經紀業務,並沒什麼高明的辦法。他們找那些寫字樓,一棟棟掃過去。講清楚期貨是怎麼回事兒並不容易,除了偶爾照本宣科地聊一些套期保值,主要的說辭是,這東西來錢快——因為槓桿大,其實還有半句沒說,那就是虧起來也很快。

 

  期貨品種保證金比率各有不同,有5%、8%、10%等。關工介紹說,1990年代不少品種的保證金比率只有2%、3%,高的也不超過5%。也就是說,槓桿可高達50倍(簡單的比方,如果是2%的保證金率,就是50倍槓桿。投資者花2塊錢的保證金就可以持有一個價值100塊錢的合約,合約漲2%,投資者就掙2塊錢,也就是100%的盈利,如果合約跌2%,投資者的2塊錢就虧完了,100%的虧損)。

 

  幾個月後,關工拉到從業第一個客戶,一個跟家裡有些沾親帶故的生意人。

 

  “他做風機生意,大概掙了幾十萬塊錢。他當時騎鈴木摩托,走到哪裡都拉風得很,放到現在至少相當於奔馳的水准。”

 

  “他懂期貨嗎?你怎麼說動他?”

 

  “不懂,但他喜歡打牌,賭錢。打得大的一把也有可能上萬的輸贏。我就告訴他,這個賭得大,整好了5萬就變100萬。整不好也就5萬塊錢。而且你那個純靠運氣,這個我還有一點技術。”

 

  “那時候你‘技術’怎麼樣?”

 

  “我當時還搞不懂。就是感覺來了,就做了。”

 

  “‘感覺’又怎麼樣?”

 

  “虧了嘛。因為這個事情,我們兩家人後來都不怎麼往來了。據說那個人到現在都還不咋個安逸(重慶方言:“喜歡”、“待見”的意思)我。”

 

  “你把他5萬塊錢虧光了?”

 

  “沒有!我最多給他虧了一萬多,絕對不超過兩萬。絕大部分錢都是他自己取出去的,今天取三千,明天取五千。我就是背了個名。”

 

  關工對這件事情的情緒還是有些復雜,他多次想過如何補償這個沾親帶故的生意人,自己的第一個客戶。

 

  那時關工在工廠的工作每個月四五百塊錢,期貨公司工資很低,沒有業務就200塊錢。5萬塊錢的第一個客戶,讓關工在期貨公司的工資陡然過千。最重要的是,那開啟了他的職業生涯。

 

  關工坦陳,第一波客戶都是他成長的犧牲品。當時客戶到期貨公司開戶,把錢轉入賬戶,但客戶基本上都不懂期貨,操盤手就是關工。賬戶盈虧是客戶的,經驗是關工的。所以最後客戶把錢虧了,關工在期貨市場活了下來。“這多少有點‘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意思。”關工說。

 

 二

 

  盡管專業上毫無交集,但關工說接觸K線不久,就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會做這個行業。這話現在來講,顯得有些自說自話。但考慮到跟他同期進入期貨公司做經紀業務的300人中,現在只有3個人還在期貨或證券行業,這麼說似乎也不算離譜。

 

  拓展業務之外,關工花了大量時間來學習期貨,學習K線圖。“每天對著電腦屏幕畫15分鐘K線圖。一張坐標紙(上面有網格刻度),價格波動一次做一個標記。我辦公桌周圍貼滿了K線圖,全是手工畫的。”關工說:“直到現在,我感興趣的股票,我都會給畫切線,並以此為依據制定戰術。哪個價位有壓力,哪個價位有支撐。”

 

  關工先接觸《酒田戰法》(原作者為18世紀的日本人本間宗久,以對米市行情研究聞名),之後接觸國內期貨第一人田源的一些觀點。慢慢地,他開始熟讀約翰-墨菲的《期貨市場技術分析》。

 

  關工告訴我,能夠在這個市場活到今天,盤面分析技術是他很重要的優勢。

 

  不過真正給關工的投資生涯帶來改變的,是1997年夏天一個偶然的信息,那個信息給他帶來了投資生涯的第一桶金。

 

  1997年夏天,關工在期貨公司的生活寡淡如死水,行情平淡,業務不多,收入自然也不高。“我和另外兩個兄弟伙聽說,綿陽雙飛龍有可能上市。這家公司以前發了職工股,可能有搞頭。”關工說。

 

  三人組織了五十多萬客戶資金,坐夜班長途汽車跑到綿陽。他們穿著藍布衣服,挎著軍用包,到雙飛龍的廠區打聽職工股的情況。

 

  關工已經記不清他們接觸的那個雙飛龍職工長什麼模樣,但那人嗅覺的敏銳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當時雙飛龍的職工股轉讓價大概是六七毛錢一股,他籌來票,以每股八毛的價格賣給關工和他的朋友。回到重慶,關工和朋友開始散步雙飛龍的信息,說這家公司要上市,前景看好。

 

  等雙飛龍職工股價錢漲到一塊七八時(有外地人來收票,綿陽當地自然也行情上漲),關工和朋友繼續前往綿陽收票。他們在綿陽悄無聲息,回到重慶就鬧得熱火朝天。

 

  大概1998年初,雙飛龍的職工股漲到兩塊八左右,關工和朋友在重慶組織了200多萬資金,第三次前往綿陽收票。他們用塑料薄膜把錢裹好裝進蛇皮袋,再用一件爛衣服裹住蛇皮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鑽進長途汽車。

 

  “其實一個個緊張得要命,誰也沒帶過幾百萬現金在身上。而且到綿陽那麼陌生的地方,什麼情況都不知道。這種籌錢到外地交易,之前是死過人的。”關工說。

 

  最終交易在綿陽的一個公園進行,大概是每個城市都有的那種人民公園。兩班人馬,一邊數錢,一邊數票。拿到票,裹上剩下的百十萬現金,三人快步走出公園,租車就跑。

 

  回到重慶清點完賬目,興奮勁兒沒過,三人都癱倒了。“差不多25個小時,精神高度緊張。不要說吃東西了,水都忘記喝了。”關工說。

 

  那只票最終價格飙升到超過3塊一股,但關工他們在兩塊八左右,也就是第三次組織到資金時,就已經悉數出讓了前兩次到綿陽吸收的票。加上中間籌票的差價,算下來,關工一共掙了85萬。

 

  “1998年初在重慶有85萬,什麼概念?”

 

  “我也不是很有概念。反正很大一筆錢,相當大一筆錢。”

 

  老婆懷孕的前三個月,關工主要精力都在雙飛龍這件事情上。85萬拿到手,他覺得,那算是給即將面世的孩子一份不錯的禮物吧。

 

 

  拿到85萬的巨款,關工花5萬塊錢買了單位的集資建房,剩下的錢繼續做投資。

 

  “98年有一波橡膠行情,我當時的判斷是做多。結果行情啟動之前先連打三個跌板,直接爆倉。我爆完倉,橡膠開始了那一波上漲行情。”

 

  就在幾天前,關工還帶著85萬的豪情,跟一幫朋友這裡吃那裡耍。“結果沒幾天就洗白了。”

 

  跟關工一起遭遇虧損的還有老熊,關工最早的幾個客戶之一。老熊跟著關工在期貨市場沒少虧錢。關工搞不清楚老熊什麼來頭,只記得隔一陣他又拿一兩萬進來。

 

  “他煙瘾很大,賭瘾也很大。最早做蘇州商品交易所的紅小豆,方向做反了,不斷虧錢,不斷加倉。賺錢的時候,他就抽良友(香煙),虧錢的時候就抽甲秀(香煙)。”

 

  關工遭遇跌板打擊的那幾天,老熊跟關工在一起,他總是猛抽甲秀,煙霧把經紀公司的辦公室熏得眼睛都睜不開。

 

  “拿到平倉的單子,一下子覺得昏天地暗。”關工說。他總跟客戶說做期貨“來錢快”,自己還沒好好感受一下“來錢快”的爽利,先把第一筆巨款虧沒了。

 

  “哎喲我日你媽喲!”

 

  在重慶的辦公室說起舊事,關工感慨不已,只有不斷重復這句感情色彩強烈的重慶話。這句話用很慢的語速說下來,跟普通話裡面的“啊,天啦”表達的意思接近。

 

  關工已經不記得自己怎麼從經紀公司五樓的辦公室走下來,又怎麼從上清寺步行十多公裡回家——走完天昏地暗的十多公裡,他腦子裡依然空空如也。

 

  關工喜歡說,很多事情都呈對稱性。“比如股票的漲跌,上去得越陡,就下來得越快。”他華麗的第一桶金,也符合這個軌跡。

 

  “平倉(游戲結束,賣掉自己所有股票,歸還融資部分的本金並支付利息)出來還剩多少?”

 

  “哎呀,就剩點渣渣。”

 

  “也就是說,三個交易日之後,你就從身家85萬回到了需要靠工資養活自己的日子?”

 

  “第一次輸得那麼徹底。那時候孩子馬上就要出生,就靠單位那點工資,算了嘛。”

 

  “之後找到了什麼應對方法?”

 

  “老老實實上班,並且開始給報紙寫股評,每天二三十塊錢。那時還是郵局匯款,一周5張匯款單。”

 

  “回過頭去想,哪裡出了問題?”

 

  “個人而言,那時並沒有什麼投資理念、投資技術,資金管理也很成問題。就是想掙大錢,讓家裡過得好一點。”

 

  “那次虧損有造成家庭內部的分歧嗎?”

 

  “老實跟你說,我到現在都還沒告訴我老婆,我在1998年初就掙過85萬。”

 

  “為什麼?”

 

  “你想想,要是我在98年告訴她我掙了85萬,那是什麼概念?要是過幾天我又告訴她,80萬虧光了,那又是什麼概念?”

 

  這個問題我答不上來,我猜關工自己也答不上來。

 

  那是關工最刻骨銘心的虧損。禍不單行的是,期貨行業因為發展混亂,展業困難,政府監管也越來越嚴格。而來自家庭的壓力,是他的孩子在4月份出生,他需要負擔更多的家庭責任。

 

  1998年8月1日,國務院下發《關於進一步整頓和規范期貨市場的通知》,這是繼1993年11月4日國務院《關於制止期貨市場盲目發展的通知》後的第二次整頓。這次整頓後期貨交易所撤並保留了上海期貨交易所、鄭州商品交易所、大連商品交易所三家(2006年9月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成立)。

 

  關工在這次整頓中失業,並很快在9月初轉投證券行業。

 

  四

 

  回頭看雙飛龍職工股的經歷,從吸納、拉升,到派發,“我們基本上在‘一級半市場’完成了一次所謂的坐莊。不過當時懵懵懂懂,奔著錢去,掙到錢撤”,關工說。

 

  也就是說,進入證券行業之前,他已經經歷了一次完美的市場操作。幾個月後,關工從領導辦公室拿到自己證券生涯的第一份年終獎。“他從桌上的錢堆裡順手抽了一沓,回頭一數,兩萬多。我也就上了幾個月的班。當時我就想,這個行業,看來有搞頭。”關工說,他們當時每個季度末還是雙薪。

 

  跨入證券行業後,關工結識了當時兩位國內市場的頂級操盤手,也旁觀了幾次經典的坐莊案例。這些經歷讓他對K線有了更深刻更直觀的理解,也為他的盤面分析提供了非常有益的幫助。

 

  關工講了幾個片段給我聽。

 

  “阿斌做華資實業(的股票)——當時國內前十的操盤手,做到一半做不動了,喊出資方拿錢。‘必須拿錢,不拿錢就只有做死。’說完他自己跑到外面曬太陽,一幫出資人在屋裡吵架。吵完了還是只有拿錢。”

 

  關工談到1999年一只鋼鐵股的坐莊案例,莊家把價格拉到理想位置,但出貨困難。心一橫,繼續瘋狂拉升,隨後狂跌至原先想出貨的價位,順利完成出貨。

 

  “那是非常經典的案例,好比他們把一只票從2塊錢做到10塊,沒法出貨,就繼續瘋狂拉到20塊錢。你根本看不懂為什麼價錢就漲上去了,為什麼又跌了。”

 

  關工說,這是在對人性有了透徹的理解後實施的精准打擊,散戶完全應付不過來。“2塊漲到10塊,你(散戶)嫌高,不敢進,那我讓你看看,它可以很快漲到20塊錢。當價格從20塊錢再掉到10快的時候,就有人等不及要去抄底了。”

 

  “很多人在價錢回落到10塊錢的時候去看成交量,很小的成交量嘛,主力還在。但這種人忽略了一個問題,如果莊家在2塊錢時進了2個億(1億股),在10塊錢時出貨拿回2億,只需要賣出2000萬股,而不是1億股。剩下8000萬股對他來說都是淨利潤啊,你怎麼跟他玩兒?”

 

  大概是這些閱歷幫了關工的忙,從期貨轉入證券行業,他幾乎輕車熟路。

 

  在證券公司上班的第一天,1998年9月9日,關工推薦了飛樂音響(600651)。這只股票在隨後連漲7個交易日,從9月9日開盤10.34元,到9月17日漲到了19塊錢以上。不排除有運氣成分,但關工說,這只票不是胡亂推薦,他在之前對盤面和基本面都做了認真分析。他找到K線給我講解:“你看這個曲線,這是標准的ABC調整浪,對前期漲幅做了徹底修正。”

 

  這次推薦讓關工在新就職的營業部一戰成名。

 

  就著K線圖,關工順便給我講解了他的幾次經典戰役。2005年,大盤第一次跌破1000點時,憋了好幾年的關工對朋友們喊話:“有錢的就拿錢來,這是世紀性機會。”6月7日,他開始建倉重慶啤酒(600132),有錢就拼命加倉,做到2007年6月,如果單就進出場的價格比較,翻了差不多25倍(因為中間不斷加倉,所以並不是資金翻了25倍)。對他來說,這是投資經歷到目前最輝煌的一役。

 

  2006年4月-5月,關工在航天機電(600151)這只股票上獲取了近4倍的收益。

 

  在2008-2009年,關工還抓住了熊市中14個月翻3倍的金科股份(000656)。

 

  除了技術層面的分析,關工對信息獲取也頗費心思。他翻手機上的訂閱給我看,他的新聞關注,永遠是要聞排第一,財經排第二。

 

  關工說,在這個市場混飯吃,你不能不知道這個國家在做什麼,想做什麼。他會拿周永康、薄熙來的新聞,去映照股市的一些微妙變化。當然,他還會從所有可能的渠道,獲取他所關注的股票相關信息。

 

  五

 

  前面提到這些股票編號,並不是想刻意營造專業氛圍。這些案例都和K線一起,刻在關工的腦子裡。他記錄這些故事,說出來都是一串數字,股票代碼,起始時間,價格。只是為了便於我跟上節奏,他才會在代碼後面加上股票的名字。寫文章的時候我把它反過來,先寫了股票名字。

 

  關工清楚地記得這些大大小小的勝績。不過跟行內的朋友一起聊天,他們更多地談論失敗的經歷,而不是成功。

 

  1998年初80萬的虧損之後,關工還經歷過一次融資炒股出局。

 

  2001年2月,通過技術分析,關工看好方正科技(600601)。他跟四個朋友自籌50萬,配資500萬入場。關工親自操盤,目標是翻倍。結果漲勢未起,他們的小算盤就被交易部經理察覺,驚動了領導。當時關工和朋友面臨兩個選擇:平倉出局,把錢還給客戶;離開證券公司,自己去賭。

 

  雖然盤面波動,但關工覺得自己的判斷錯不了,四個人開小會時他高喊“賭下去”,但其他三個人求穩,只好平倉。關工差點賣掉房子來填坑(50萬虧完融資的500萬出現小缺口)。後來那波行情因方正科技和四川長虹的股權之爭結束。“看到牛騎不上去,而且自己還輸了錢出來”,關工說,那是他第二次“做死”。

 

  之後關工幫朋友操盤,融資做有軍工背景的一只股票。但市場實在是糟糕,不斷平倉。有時候關工和朋友自己的錢開的小賬戶(依然加了槓桿)實在繃不住了,就自己做高收盤價。“還好當時行情清淡,用不了幾個錢就可以把收盤價做高幾分錢,不至於爆倉又得補錢進去。”關工說,”那段時間真的是太艱難了,現在想起來眼睛水都包起。如果2005年那波行情晚來一個月,我們這些人都得死。”

 

  而真正對關工投資理念和心態造成洗心革面式的影響,是2009-2010年的一次虧損。

 

  2009年7月,關工的朋友給了2000萬資金讓他負責下單,但所有的命令都由朋友發出,關工只負責執行。他這位朋友在期貨界以做銅聞名,08年經濟危機後完成了一波瘋狂做空(認為行情會下跌,持有到期賣出的合約。簡單地理解就是先把東西借來賣了,等價格下跌後買個便宜的東西來還)獲利。關工自掏腰包400萬,跟朋友的節奏進退。到2010年1月,他們就因為做多(認為行情會上漲,持有到期買入合約,與做空相對。先以保證金的形式按照一定的價格把東西買了,到時候價格上漲,不必再多掏錢)瘋狂獲利,朋友的2000萬做到1.86億,關工的400萬做到近2800萬。

 

  “中間有個插曲,9月28日日內暴跌,我打不通朋友的電話,因為倉位很重,我自作主張平掉了她很多的倉位,結果被狂罵。事實證明,她的決策一直都在正確的點位上。”關工說。

 

  2010年1月,朋友從盈利中轉出8600萬。關工400萬進場,就想跟著看個究竟(當時他自己做股票),所以沒有從盈利中抽走資金。春節前夕,關工接到指令,做空。他掛著空單,跑去菲律賓度假。結果2月27日的智利大地震造成銅的價格暴漲,短短幾天滬銅指數從55000點飙到63000以上,關工再度爆倉。

 

  關工自嘲說,整個過程自己就是一個牽線木偶,除了9月28日錯誤平倉,並沒有做過什麼交易決策。但他清晰地記得朋友的賬戶從2000萬漲到1.86億時,他在辦公室那一聲歇斯底裡的宣洩。他沒有做過那麼瘋狂的單筆投資,期貨重倉,瘋狂盈利。

 

  而關工自己400萬的賬戶,一度漲到近2800萬,最後重重跌落。這些年來,關工反復回味這次經歷,當賬戶資金漲到近2800萬朋友抽走部分盈利時,關工沒有動。也許可以掙更多?當賬戶跌倒1800萬時,關工想,要堅持“自己”的判斷。後來賬戶資金吐出全部盈利,關工又想,反正進來了,我就看個明白。

 

  在重慶的辦公室,關工特意登錄了那個期貨賬戶給我看,余額不足二十萬。爆倉之後,他再也沒有動過那個賬戶。

 

  以前關工給別人講投資,通常會貼著四個方面講:資金、技術、策略、心態。“心態就是人性,前面的工作做得再好,可能屙泡尿回來主意就改變了”,關工說,“萬事都在變,人性永不變。”

 

  2015年6月15日以來的這波股市滑坡,關工主要的幾只票在1月份停牌(7月份復牌,表現還不錯),錯過了這波牛市,也躲過了這次滑坡。他7月份在新疆度假,“朋友圈都不敢發,我很多朋友做私募,只有一個朋友確定沒有受到影響,有人過億的融資摔了下來”。

 

  “這也是上天的眷顧。”關工不無慶幸地說。他深知活在這個市場,風險永遠都在,如果躲不開,坦然面對就是了。“投資這件事,不看你賺多少,看你活多長。我的一針一線、一磚一瓦、一顆螺絲釘都是這個市場給的。到目前為止我還是贏家,那我們就看誰活得更久。”關工說。

 

  再度拜訪關工這周,大盤行情依然不好,其中周一的跌幅達8.48%。但關工異常平靜:“這樣的行情對我來說其實更多的是機會,我可以借機從容地選擇新的標的。”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 虛擬數字貨幣究竟是哪些人玩的游戲?

    因區塊鏈技術的成長,引發了一場因虛擬數字貨幣而帶來的“戰爭”。區塊鏈的分布式數據存儲、點對點傳輸、共識機制、加密算法等計算機技術的新型模式

  • 河南房屋交易生態平台將利用區塊鏈等技術

    “河南房屋交易生態平台”的整個系統建設將在10月份完成。屆時,該系統將通過樓盤表實現房屋信息全面采集和動態更新,按照“互聯網+網簽”模式

  • “區塊鏈+金融”實現金融精准服務

    春節前後正是中小企業資金壓力最大的時刻,疫情讓許多企業雪上加霜。為解決中小企業資金困難,有關部門已決定對受疫情影響較大地區、行業進行減稅

  • 傳銷幣有哪些套路?如何識別傳銷幣

    所謂傳銷幣,就是將比特幣與區塊鏈等“新概念”和傳銷活動的“傳統手藝”相結合。將一個空洞無物的概念,偽裝成前景可期並且擁有豐富應用場景的技術

  • USDT是什麼?如何買USDT?

    概況USDT是Tether公司推出的基於穩定價值貨幣美元(USD)的代幣Tether USD(簡稱USDT),1 USDT=1美元。USD

  • 消費貸款可以免息嗎

      消費貸款免息≠免費   免息消費貸款≠免費,畢竟貸款機構也是要賺錢的,所以會收取一定金額的收費,比如我們常見的信用卡分期,成

  • BIAS洞察股市冷暖

    漲多了要跌、跌多了要漲,這是股市運行的基本規律,而這個規律直接反映在BIAS(乖離率指標)上。用好這個指標,對把握股價波動的高點和低點附近的

  • 能量潮 OBV及其計算方法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OBV能量潮

  • 深交所主板和中小板合並時間?

    最佳答案: 深交所主板和中小板合並時間為2021年4月6日,此次合並不涉及交易機制和交易門檻的改變,

  • 2020年股市放假安排

    最佳答案: 一、2020年A股全年休市安排如下:(一)元旦:1月1日(星期三)休市,1月2日(星期四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