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交易員的價值:關於這個行當最深刻的分析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本帖最後由 hailun 於 2015-11-22 20:32 編輯











交易員,或者交易本身,是否在給社會創造價值?

交易員賺到的錢跟他們的貢獻是不是成正比的?這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www.emoneybtc.com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媒體圈、金融圈和知識分子界都對此展開了各種討論。

有的人認為:“如果漲和跌都能持續地幫客戶賺錢,那這個交易員就應該賺很多的錢。” 對許多交易員來說,交易給他們帶來的更大的成就感來自這個過程,而不是金錢本身。在這個行業,你一定要有本事。如果你很棒的話,你可以一直很棒。交易是完全不存在性別歧視的一個行業。賺多少錢,虧多少錢,都明明白白地放在那兒。

對交易員價值持正面觀點的一派認為,交易促成了股票的價值發現,並且增加了流動性,也就是說為別人買賣提供了好的進入點,讓投資人能夠廉價高效地參與到二級市場。部分期貨交易從業者認為,沒有投機交易,就沒法套保。必須要有活躍的參與者,你才能成交。他們讓市場有流動性。如果沒有這些投機者,套保的成本就很高。

不過部分基金經理認為:交易員並未真正創造社會價值。買賣股票作為投資行為,不應該是一個短期行為。交易員是為了最大化自己的效益在交易,並且給股價造成了很大波動。關於交易員為市場提供流動性服務這個問題,他們認為首先股票價值是由長期的基本面決定的,不是由短期交易決定的,其次所謂提供流動性,其實只有追求短期利益的人才需要這些流動性,就好像我買房子,我做了調研,買了就住很多年,也不需要這麼多流動性。

這就引出了本文的第一個話題,交易者與投資者的區別。

交易員vs投資者

交易員與投資者有什麼不同?有很多人做著交易員的事,卻將自己稱為投資者,二者的界限因此而模糊了。

投資者花錢買下東西,然後耐心等待,相信某一天這些東西會升值。注意,他們買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他們等的是實實在在的時間。比如巴菲特,一個典型的投資者,他買公司,不買股票。股票代表了公司,但是股票是“虛”的,他要買“實”的——這個公司本身,這個公司的管理團隊、所有產品、市場形象。他並不在意股票市場是否凸顯這個公司的“正確”價值。實際上,他就靠這個來賺錢。同一個公司,股市上有市場的股價,巴菲特有自己的估價,當估價大於股價,巴菲特拍板買進;當股價大於估價,巴菲特甩手賣出。他總是比市場更“正確”,他賺了數不完的錢。

交易員呢,不會買實實在在的東西。他們不買公司,不買糧食、原油或者金子。他們買股票、期貨或者期權。他們不關心管理團隊的能力,也不在意石油消費的趨勢,更不去管咖啡的世界產量。他們只在乎價格。因此他們工作的本質,是倒賣風險。

市場的發展史,就是風險控制的發展史。金融市場就是為風險而生的,它今天依然發揮著控制風險的作用。

在現代市場中,一個公司常與國外供貨商簽訂期貨合約或者遠期合約,以抵抗匯率波動對生意的影響。當然,他們也會跟上游企業簽訂類似合同,以防原油、銅、鋁等原材料價格大幅波動。

原材料價格波動,或者匯率波動,都是商業運行的巨大風險。期貨合同就是用來抵御這種風險的。簽訂這些合同的行為,叫做套期保值(hedging)。聰明的套期保值,可以給企業省下大筆的成本,使之不懼怕油價飛漲或者原材料市場波動。

以航空業為例,它們對燃油價格極為敏感,受原油市場影響頗大。當油價上漲時,除非提高機票價格,否則利潤就隨之下跌。而機票漲價會減少乘客,利潤還是會下跌。這時候怎麼辦?就得在原油市場買進期貨,進行套保。西南航空公司已經套保了很多年,當油價從25美元漲到60美元時,它的成本幾乎沒有變動。事實上,它做得太好了,以致油價猛漲多年之後,它85%的用油依然能以26美元的價格拿到。

這麼多年裡,西南航空公司的豐厚利潤並非偶然。它的總經理早就意識到,航空公司的主業是載客航空,而非整天擔心油價上漲。它們很好地利用了金融市場,在自己的公司門外,建了一堵原油市場防火牆。真是聰明!

那麼,是誰把期貨合同賣給了西南航空呢,是誰讓西南航空有了這堵防火牆呢?答案是交易員。

流動性風險vs價格風險

交易員,交易的是風險。世界上有很多種風險,每種風險,都對應著一類交易員。為了方便講述,我們姑且把那麼多種風險都歸入兩大類:流動性風險與價格風險。

1、流動性風險——短線操盤手

大部分交易員都跟流動性風險打交道,他們是短線操盤手。流動性風險是什麼?當你想賣的時候,沒人買;當你想買的時候,沒人賣。就像“流動資產”中那個“流動”一樣,只有隨時能兌現的資產,才是流動資產——現金,可以;股票,差不多;土地,就不行。這種隨時脫手、隨時兌現的流動性,與流動性風險內涵一樣。如果我們很好地規避了流動性風險,那想買就能買到,想賣就賣出。

比如,你想買XYZ的股票,這支股票的最後交易價格是30塊錢。你去查XYZ的報價,會發現兩個價格:一個想買的人出的價,叫買價(bid),一個是想賣的人要的價,叫賣價(ask)。以XYZ為例,假設它的買家出價是30塊錢,賣家要價是35塊錢。這時候,如果你想買XYZ,你至少要拿出來35元;如果你想賣XYZ,你只能賺到30元。這兩個價格的差別,5塊錢,叫做“差價”(spread)。跟流動性風險打交道的交易員,就靠這個差價賺錢。他們常常被稱為“黃牛黨”,或者“做市商”。

案例:電影院阿黃的故事

這也很好理解,比如 XYZ就是“今晚的電影票”——電影票標價30元,八點開始演,小忙先生突然不想看了,七點半跑到電影院門口嚷嚷,說有沒有人要啊?阿黃溜達過來了,說給我吧,最多30,不能再多了,萬一我賣不出去呢。小忙先生說行,票出手了。阿黃這時候是買家,買家出價30。再過一會兒,七點四十五了,小閒妹妹路過電影院,特別想去看,就嚷嚷,有沒有人轉票啊?阿黃就又溜達過來了,說給你吧,不過得賣35,這時候來買票,你還想買到原價的?小閒妹妹想了想,乖乖掏錢了。阿黃這時候是賣家,賣家要價35。

電影院門口就是個市場,市場裡面全是阿黃,他們說著同樣的話——想讓我買,最多給你30,買價(bid)是30;想讓我賣,得給我35,賣價(ask)是35。小忙先生和小閒妹妹總是很難相遇,他們只能遇到常年站崗的阿黃,然後小忙先生接受30的買價(bid),小閒妹妹接受35的賣價(ask),阿黃賺取5塊錢的差價(spread)。但是,小忙和小閒都很感激阿黃的存在,不是阿黃,小忙的票就浪費了,小閒的電影就看不成了。阿黃們解決了“流動性風險”,他們就是現實版的短線交易員。

也有人把這種交易叫做“套利”。套利交易是用一個市場的流動性,換取另一個市場的流動性。套利者可能在倫敦買入大量原油,然後到紐約賣出;或者買入一攬子股票,然後做成股指期貨賣出。就像在電影院門口搶完所有的票,然後跑到大學咖啡館兜售一樣。

2、價格風險——長線交易員

回到正題,再說另一種風險——價格風險。價格可能大漲大跌,不少人受不了這種風險。一個農民可能受不了原油大漲,因為化肥可能跟著漲,拖拉機的柴油也可能跟著漲,然後他就用不起化肥和拖拉機了。這個農民也害怕農產品大跌,小麥啊、玉米啊、大豆啊,如果跌到賠本,就沒錢養家了。航空公司也是這樣,擔心油價漲,擔心票價降。

西南航空的那個成本“套保者”,或者說“對沖者”(hedger),就很想避免價格漲跌的風險。農民也是這樣。此時,如果他們夠聰明,就都會去找交易員,把風險轉嫁。這種交易員,叫做“長線交易員”,俗稱“投機商”。他們先買入,等價格漲了,再賣出——也就是“做多”;或者先賣出,等價格跌了,再買回來——也就是“做空”。

案例:普洱茶王小三的故事

以王老漢為例,他家在雲南,有個茶園,種普洱茶;他有個弟弟叫王二爺,家在北京,開普洱茶葉店。2008年的時候,趁著奧運的東風,喝茶又成時尚,更多人買茶,更多人種茶。王老漢比較膽小,他看到自己的懶漢鄰居都開始種茶了,心裡直打鼓,他賣得比我便宜怎麼辦,普洱價錢跌了怎麼辦?王二爺也膽小,這麼多人要喝茶,普洱進貨價漲了怎麼辦,老哥哥跟我多要錢怎麼辦?

王老漢和王老二都擔心的時候,遠房親戚王小三殺出來了。他覺得八月份會漲到頂,接下來價格就要跌。四月份,他先找王老漢,說把茶賣給我吧,我按去年的價格給你,50塊一斤,保證你不賠本,萬一跌了,我擔著。王老漢喜上眉梢,趕緊賣出。八月份,普洱價格大漲,王小三把茶倒手賣出,一斤100塊,賺了一筆。

這時候,王小三去找王二爺,說你看茶價都漲成這樣了,以後肯定還得漲,我去給你找點便宜貨吧,就按現在的價格,100一斤,過半年給你送到門口,萬一漲了,我擔著。王二爺喜上眉梢,趕緊簽合同,從此再也不怕漲價了,當天把錢付了。過了半年,普洱價格跌回60一斤,王小三買了一百斤送給二爺,又賺了一筆。

這裡面,王小三就是長線交易員,就是“投機商”,扛著“價格風險”賺錢。在電影院的故事中,阿黃就是短線交易員,就是“黃牛黨”,扛著“流動性風險”賺錢。他們都是交易員,他們倒賣的,不是票,不是茶,是風險。

真實的市場:不同交易者的游戲

幾群想交易的人湊到一起,一會兒買,一會兒賣,就有了市場。其中一群人是短線交易員,像前面的黃牛黨阿黃一樣,他們只賺取買賣之中的那一點“差價”(spread),一次又一次地重復操作,賺點錢不容易。另外一群人是長線交易員,像前面那個投機者王小三一樣,他們賺“價差”(price  change),承擔著相當的風險,大賠大賺。除了這兩群人,還有一群人代表著企業,他們想對沖風險,套期保值,就像前面那個西南航空,只要對沖得好,就不再怕油漲價。每群人中,都不乏業務純熟的家伙,也不缺剛剛出道的新手。讓我們看一套完整的交易,好明白這幾群人、這些老家伙和新手,是怎麼互動的。

案例:戴老板、戴舒舒、山姆大叔、鹹菜十郎的故事

很久以前,美國就有條華人街,戴老板是偷渡過去的移民,開飯館,順便賣手工油紙傘。他的老家在蘇州鄉村,整個村子的人都會做油紙傘,削傘骨、做傘架、裝傘鍵、裱皮紙、繪傘面……戴老板每年回一趟村裡祭祖,順便收購100把傘,每把100塊人民幣,原來匯率1:8,合12.5美元,帶回華人街賣給美國佬,每把要價20美元。

後來,人民幣要升值了,而且升值趨勢越來越猛,原來8塊錢兌1美元,眼著看就要變成6兌1了。戴老板急了,想當年,一把傘賣20美元,成本價才12.5美元,差不多淨賺8美元呢,給兒子當零花,小孩高興得不行。現在呢?一把傘還是賣20美元,就因為人民幣升值,成本價從12.5美元,一下子變成17美元,就賺3美元,我兒子肯定不高興啊!

不過,戴老板有個好兒子,叫戴舒舒,越大越會算賬。他說爹你別怕,咱們去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買進人民幣期貨合同,你每年收購100把傘嘛,也就是1萬塊人民幣,咱們就買這麼多的期貨,就按現在1:8這個匯率來買,等到明年1:6了咱們再賣,你說能賺多少,今年花1250美元就能買到1萬塊人民幣,明年把這些人民幣一出手,能有1667美元,淨賺了四五百美元呢。等明年再去買傘的時候,你原來要花12.5美元,現在要花17美元,乘上100把,多花了四五百美元。兩筆一對沖,咱們跟以前一樣。當然,實際操作的時候,交易所的人民幣可能貴點,1美元買不到8個人民幣,買7個差不多,沒關系,咱們多買點呗,明年賣掉還是能賺,一個道理。

戴老板很高興,派戴舒舒去芝加哥鼓搗這筆買賣。戴舒舒就是那個搞對沖的,他做的事就叫套期保值。戴舒舒在芝加哥找到山姆大叔,山姆大叔是個短線交易員,也就是黃牛。戴舒舒想買,山姆大叔就賣。

在這裡插幾一句,期貨合約是有固定格式的,標准化的,它規定了具體的數量、類型、甚至產品質量。期貨合約都是整個的,你不能要1.5個合約,只能買賣整個合約,個數必須是整數。合約還規定了最小的變動價位。不過無所謂了,這些細節不深究了。

山姆大叔坐在交易所裡,長著一張黃牛臉,他面前擺著個牌子:同時收購並銷售人民幣,收購價為1:8,我的1美元要換到你8個人民幣;銷售價1:7,你的1美元能換走我7個人民幣——大叔我也不容易,才賺1個人民幣啊。戴舒舒跑過來了,說給你美元,賣給我點人民幣,就按1:7來吧,雙方擊掌成交。

山姆大叔賣出去的人民幣,要從哪買的呢?是一個日本人那裡,叫鹹菜十郎,鹹菜十郎喜歡中國的鹹菜文化,長期待在中國,自以為了解中國國情。上個星期,鹹菜十郎連續三天吃到了蟲子,他有種強烈的預感,那就是中國食品質量太不靠譜了,這個國家太不靠譜了,人民幣要貶值,他要賣掉人民幣,換成大量的美元,等人民幣貶值夠了,再用原來這些美元買回來更多人民幣,發一筆財。

鹹菜十郎會一直持有這些美元,等著人民幣貶值,也許等十天,也許等十年。如果他判斷錯了,也許要等一輩子。

所以,迄今為止,這裡有三類人了

第一類:對沖風險的套期保值者——戴舒舒。他是戴老板的風險管理部門負責人。他要對抗匯率波動的風險。

第二類:短線交易的黃牛黨——山姆大叔。他幫助戴舒舒轉移流動性風險,讓戴舒舒一到芝加哥,半天就能辦成事,晚上就回去,不用住賓館。山姆大叔天天坐班,想賺差價。

第三類:長線交易的投機者——鹹菜十郎。他知道華人街正在擔心人民幣升值,但是他打賭,升值的事只是一場夢,人民幣一時半會升不起來,甚至可能在金融危機中貶值。於是,抱著貶值的預期,他拋掉手頭的人民幣,換成美元,等人民幣貶值了,再用這些美元買回來一大堆人民幣,賺一筆。他有閒錢,有耐心,等得起。

故事如果這麼順利,就不是故事了。要知道,期貨合約往往不需要實物交割,山姆大叔把期貨合約賣給戴舒舒,不一定要給他人民幣現金,只用給他一個承諾而已——現在用1:7賣,明年如果掉到什麼價格,就用什麼價格買,只要芝加哥交易所不倒,承諾就有效。

所以,在山姆大叔把承諾賣給戴舒舒之後,在山姆大叔從鹹菜十郎那裡買到真貨之前,是有時間來出點亂子的。山姆大叔能不能賺到差價,可真不一定。

於是,泡菜九郎殺出來了。跟鹹菜十郎不一樣,泡菜九郎從來沒吃到過蟲子,他覺得中國特別靠譜,他覺得華人街是對的,人民幣要升值,而不是貶值。鹹菜十郎賣人民幣,而泡菜九郎要買人民幣。不過,與十郎一樣,九郎也很有錢,要說玩期貨,九郎十郎是高段位的,山姆大叔是低段位的。

九郎叼著泡菜殺進來了,裝成山姆大叔的樣子,到處找人買人民幣,買不到了就提高價格。九郎喝著清酒,慢悠悠地一遍又一遍地說:別人收人民幣,是按1:8收,你們給他8塊錢,才能撈到1美元;我可不一樣,我是1:7.6啊,不用給夠我8塊,我就給你1美元,都賣給我吧親!等1:7.6這個價位收完了,九郎說,現在我漲到1:7.3,手裡還有人民幣的,都給我吐出來吧!等1:7.3收完一批,九郎又要說話了,現在1:6吧,有多少收多少……這下子,山姆大叔要哭了,九郎這樣一哄抬價位,山姆掏出來1美元,才能收6個人民幣,剛才卻讓戴舒舒用1美元買走了7個人民幣——漲成這樣,山姆大叔要倒貼1塊錢啊!

所以,從九郎一開口,山姆大叔們就慌了,他們到處亂問,泡菜九郎到底要買多少啊?他要把買價抬到多少啊?這個高富帥,干什麼跑出來跟屌絲搶生意啊?如果你也是剛剛賣給戴舒舒的山姆,你也要慌的,從哪能賺差價呢?差價馬上要沒有了。

市場就是這樣,瞬息萬變。也許昨天的九郎還跟十郎想的一樣,今天的九郎或者醍醐灌頂,或者閒著沒事,或者得到了內幕消息,總之一下子就變臉了,他的預期改變了,他對人民幣的估值改變了。這種事情,在市場上太常見了,誰都說不清。

而且,如果九郎很有人格魅力,八郎、七郎、甚至原來的十郎,可能都跟著改變想法,都跟風去買人民幣,市場的人民幣買價會節節攀升。山姆大叔從哪裡再去買便宜的人民幣,來填補剛才那個合同?

不過,山姆大叔也有兩類,一類是真的大叔,一類是小山姆。真的大叔馬上意識到,該跑了,市場風向要變了,九郎都出手了,人民幣馬上會漲價,我別管現在漲到哪裡了,趕緊先屯一點人民幣吧,一會兒漲得更高了,再賣出去,還有錢賺。

於是,老山姆也去買人民幣了,不計代價地買,能買到多少就收多少。這時候,小山姆還在左顧右盼地問呢,九郎是誰啊,他要買多少啊,買價是不是還會漲啊?等小山姆反應過來了,知道漲價無盡頭,該去買人民幣了,老山姆已經帶著一盆人民幣回來了。老的語重心長地對小的說,孩子,外面已經沒有人民幣賣了,我賣給你吧,你看現在漲到1:5了,我這個是1:7買的,就按1:6賣給你吧,比外頭便宜點,不過也得讓我有的賺啊。

小山姆流著眼淚買下這些人民幣。老山姆捋著胡須點頭,姜是老的辣,我在戴舒舒那虧損的單子,在小山姆這賺回來了。

這個故事裡,以老山姆為例,他賣給戴舒舒之後、買到人民幣之前,是空頭(short position);他買到人民幣之後,賣給小山姆之前,是多頭(long position)。在空頭時,老山姆先賣後買,靠貶值賺錢;在多頭時,老山姆先買後賣,靠升值賺錢。老山姆有經驗,能迅速識別升值和貶值的趨勢,馬上變化自己空頭、多頭的位置,總有錢賺。

總結一下這場交易:

1.整場交易的起點,在於戴老板和鹹菜十郎的預期不同,一個預期升值,想買,一個預期貶值,想賣。

2.他倆都很忙,很難約好見面。於是山姆大叔來坐班,當個聯絡員,賺一點差價。

3.可是,山姆大叔不一定是先買後賣,穩穩賺到差價;也可能是先賣後買,有可能賺到差價,但也承擔著風險。

4.果真,泡菜九郎殺出來了,他與鹹菜十郎的預期不同,認為人民幣不會貶值會升值。十郎不看好人民幣,要賣;九郎看好人民幣,要買。他有著雄厚的財力,能夠改變市場的供求關系,進而改變買賣差價。

5.差價受到威脅時,山姆們就慌了。老山姆反應快,既然市場不穩定了,就別管剛才的差價了,迅速改變買賣策略,跟風賺錢。九郎買,老山姆也買,然後坐等價格繼續漲。現在看,老山姆在賠錢,但過不了一會兒,等小山姆反應過來了,嗷嗷叫著要人民幣,老山姆轉身一倒賣,就把賠的都賺回來了。

總的來說,有兩種人可以把交易做得很好,一種人從下至上,比別人看得細,這種人可能常年就看一個領域;另一種人從上而下,比別人看得廣。兩種思路都可以賺錢,但也可以虧錢。好的交易員都是非常謙虛、對市場充滿敬畏的人。

一來就吹噓自己多厲害,或者罵罵咧咧的交易員,通常並不會賺多少錢。被市場扇了無數次耳光,最後還能留下來的,這才是真愛。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 原油期貨結算交易規則

    國際原油期貨有哪些?交易規則有哪些?   交易規則有哪些?. 國際期貨是指交易所建立在中國大陸以外的期貨交易。. 以美國

  • 消費貸款可以免息嗎

      消費貸款免息≠免費   免息消費貸款≠免費,畢竟貸款機構也是要賺錢的,所以會收取一定金額的收費,比如我們常見的信用卡分期,成

  • 匯率變動方向預測

    匯率變動方向預測匯率預測是浮動匯率制的產物,在固定匯率制下,匯率波動總是被限制在一個很小的范圍之內,投資者一般不需要關心匯率的變動。可是在世

  • 頭條悟空問答回答被閱讀有收益嗎?

    最佳答案: 對於剛開通的頭條號來說,頭條悟空問答回答被閱讀是沒有收益的。原因如下:剛開通的頭條號,粉

  • 生源地貸款如何申請?

    生源地貸款的申請流程為:用戶注冊學生在線服務系統,然後在線填寫申請表,填寫完申請表需要打印出來並且本人簽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