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美國冠軍交易員的一天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外匯人生

清晨六點四十五分

鬧鐘響起。www.emoneybtc.com我不情不願地起床。當我還是個孩子時,一天能夠睡上十二個鐘頭。現在,能睡八個鐘頭已經要偷笑了。若睡不滿八個鐘頭,我會覺得根本還沒准備好開始工作,就好像被自己給“放空”了似的。

早上六點四十五分到七點二十分

我洗個澡並且刮胡子。我曾經擁有一個像呼叫器一般大小的二十四小時隨身型報價機,我通常會把它放在鏡子旁邊,以便我刮胡子時能看到市場報價。但搬到佛羅裡達三年之後,我的心理醫師要我把這些東西都丟到屋子外面。他希望我把所有的機器都丟到屋子外面去。所以我們就把那個小型報價機給廢了。我得承認,當你手上拿著一把刮胡刀,眼睜睜看著報價機中顯示你的部位沈到抽水馬桶底的確不是一件好事。

早上七點二十分到七點三十分

把我的肚子清干淨。我的祖父總是說一個人一天一定要把腸子清兩遍才能真正准備好開始一天的工作。“當我像你一樣還是個孩子時,”有一次我們在紐海文冬天寒冷的街頭散步時,他對我說:“我們就住在基輔市的郊區,我們得到氣溫低達華氏三度以下的公廁去。想想看,在那麼冷的冬天蜷曲在公廁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你會想如果能在溫暖的屋子裡上廁所該有多好。”所以啦,我就聽他的話,每天絕對清倉兩次。

早上七點三十分到七點四十分

吃早餐,通常是一碗家樂氏(Kellogg's)燕麥粥,一杯新鮮的現搾葡萄汁,和兩片全麥土司。我吃東西是為了放松,不是為了填飽肚皮。我在餐時,會閱讀紐約時報,特別是其中的體育版。我還是喜歡看看我最愛的洋基隊戰績如何。
外匯人生  www.waihuibang.com/fxschool/fxstory/
早上七點四十分

我坐在辦公桌後整理著晚間傳真進來的各種文件。我每天從結算公司貝爾·史騰那裡收到一份長達三十頁的報告,其中詳列著我所有賬戶的損益狀況,以及前一天所有的成交明細。我也從幾個不同的期貨經紀商那裡收到一些成交明細,如果那些明細的內容有問題,我會馬上打電話到那家經紀商會開罵,因為所有前一天的交易明細,都得在市場開盤前核對清楚才行。當市場波動特別劇烈時,只要我的賬戶狀況沒有和那些經紀商核對清楚,很可能一開盤就因而損失數十萬美元。這就是為什麼我總是把每筆交易都記錄得一清二楚的原因。如果你的情緒不穩,就無法交易,所以我一定要在上午八點以前把賬戶裡的部位弄清楚。我每天都是以損益歸零的狀況重新開始。

我不想把前一天所遺留下來的情緒包袱帶到今天,每天的成績都各自獨立,互不干擾。我每天傍晚收盤後耗費心力工作的習慣幫助我把昨天的一切拋到腦後,如此才能夠真正把心思集中在今天的盤勢。不這麼做對我來說會是一件危險的事。我最慘重的虧損總是發生在大賺一票之後,這是因為過度的自信總是讓我做出自以為是、漫不經心的操作行為。操作史坦普指數期貨時也可以套用這種心理層面的法則,因為期貨交易每天都會由結算公司加以市場評估,所有未平倉部位都會依它們市值的增減而使你的賬戶淨值在每天收盤後增加或減少。所以每個期貨市場的操盤手每天早上都是損益歸零的狀況。我試著每天都能賺錢,也會保留我在每周、每月及每年中的操作績效記錄。

早上八點到八點十分

我跑下樓去拿我的花爾街日報。

早上八點十分到八點十五分

上第二次廁所,把腸子清干淨。要是我的祖父沒說錯的話,現在我應該已經准備好面對一天的工作了。

上午八點十五分

我打電話給我的債券經紀商,問他們詢問今天債券價格的支撐和阻力價位區。我把這些價位記錄在我的工作表裡。把所有的指標都計算完畢,其中包括泰瑞·隆德利的神奇T振動指標、前一天資料所算出的十八天期振動指標、幾種股價指數(OEX、史坦普五百和XMI指數)的高/低/收盤價。

上午八點二十分到八點三十分

第一回合開始,債券市場開盤。我觀察一下決定是否要進場。我通常會操作債券,因為我覺得這是放松心情的好方法。除非政府正要公布一些經濟數據,否則債券價格的波動通常比股票、選擇權或是其他各種期貨契約慢得多,而且對我來說債券也比較容易操作。操作債券讓我有機會感覺市場狀況,揣摩進場時機。但不幸地,政府破壞了債券市場。為了某些奇怪的理由,政府總是喜歡在星期五的上午八點半公布重要經濟數據。當你年過五十後,在星期五要起個大早來看這些數據似乎是一件愈來愈不容易辦到的事。你會希望政府能大發慈悲,之前就公布重要數據,好讓我們這些老頭子還有力氣爬起床來看這些數據。

上午八點三十分到八點四十五分

除非有什麼重要數據剛剛公布,不然在這個時段中我會操作債券。當一個新聞事件公布後,期貨交易所內通常會出現他們所謂“快市”(Fast market)的情況,報價熒幕上也會在商品代碼旁加上“F”,代表這個商品正處於快市中。快市表示所有原來的市場交易規則都暫時無效,而交易場內的那些家伙成了主宰你命運的人。我絕不在快市中進場操作債券,因為你永遠無法預期將發生什麼事,而且在快市中你很容易被場內操盤手惡搞。

上午八點四十五分到九點二十七分

我收到一大堆來自四面八方的傳真:高文公司(Cowen & Co.)、具爾·史騰、幾個大師級人物的市場分析、我在俄亥俄的朋友馬克·庫克的報告,以及迪克·魏斯特(Dick West)的每日市場評論。我把這些資訊和前一天晚上的報價比對了一下,然後極查根據我前一天在史坦普指數期貨線圖上畫的軌道線所找出來的買進和賣出價位區之後,就算是已經完成開盤前的准備工作了。完善的准備靠的就是扎實的工作。如果你在事前就已經有了一份作戰計劃,它就能夠在猛烈炮火下賦予你足夠的勇氣。

上午九點二十八分

我回顧了一下檢查表。那是一張手稿,用塑膠護貝起來,貼在辦公桌右手邊的角落,一個我一定看得到的位置上。其中記錄著准備建立部位前需要注意的事項,和一般操作策略准則的備忘錄。

在這場交易前檢查技術圖和移動平均線—移動平均線是我所有的技術指標中最有效的一種。千萬不能和移動平均線逆向操作。

· 現在市場在移動平均線之上還是之下?換言之,市場是處於多頭還是空頭?

· 現在市場處於主要趨勢線之上還是之下?

· 最近的市場價格是否會經突破新高或是新低?

· 目前的神奇T指標是處於多頭還是空頭狀態?

在建立部位前總要問一個問題:我真的很想要這個部位嗎?

永遠要在建立部位前知道你准備承受多少虧損。清楚地知道你的認錯點,並且切實執行它。

在一連串獲利頗豐的操作過程後,降低你的操作部位規模。

經過一段很順利的時期後,休息個一天,犒賞你自己一下。

上午九點二十九分

我正在和史坦普期貨交易場內連線的電話上。史坦普指數期貨交易場內最狂亂的時刻就是開盤後的第一分鐘和收盤前的最後一分鐘,我得在這些時候保持完全的注意力。我不能在這個時候受到任何的打擾。我的腎上腺素迅速分泌,而這可能成為我的麻煩。當我們還住在紐約時,有一次一個朋友的老婆在九點二時十九分打我的交易電話來找奧黛莉。我所有的經紀商都知道千萬不能在九點二十九分或下午四點十四分時打電話給我,所以我一接起電話就大聲叫罵:“你這個混蛋。我告訴過你們不准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的。你他媽的以為你是誰!……哦,對不起,茉莉,茉莉?”我送了一打玫瑰花向她道歉,但是茉莉從此以後都對我很冷淡。我和幾個曾經在九點二十九分,或下午四點十四分打電話給我的朋友都因而絕交啦!

上午九點三十分到中午十二點三十分

第二回合到第七回合。股票市場開盤了。Merc的史坦普指數期貨也開盤了。我把所有的交易指令都記錄在我的表格上,當它們成交後我就在上面打個圈。如果它們並沒有成交,我可能會繼續留單,或者干脆把它們取消掉。如果我取消掉一個交易指令,我會在表格上那筆記錄旁邊寫個大大的“取消”。我利用這種方式,來記錄我在一天當中已經成交以及想要進行的交易。我每半個小時用新的開盤價來結算表格上所有部位的損益。我隨時想要知道我的部位確實賺或賠了多少,如果我的賬戶今天表現不佳的話我的情緒也會因而大受打擊。我有一個畫著十三個方塊的表單,其中每一塊都記錄著Merc每半個小時的變動狀況。我也記錄紐約證交所綜合指數每半小時的變動率,我隨時都在尋找市場中的型態。辨識市場的型態是我宿命的工作。

中午十二點三十分

吃午餐。“海岸超市嗎?我是馬提·舒華茲。我要四號餐外帶。”市場曾經是一群老家伙的地盤,營業時間從十點到十二點半,然後這些老家伙會出去吃個午餐,喝兩杯馬丁尼,再回來從二點工作到三點。這看起來真是文雅。不過由於我不喝酒,所以我只會買個三明治,然後找個地方畫我的技術圖。而現在我都在辦公桌上邊吃邊畫圖。

下午一點到四點

第八到第十四回合。沒什麼不同,我還是忙著發動攻擊。



下午四點到四點十五分

第十五回合。在股市收盤後市場仍然存留著激情,但是史坦普期貨在這十五分鐘之內仍然繼續交易。這是你真的可能被市場狠狠修理的時候。經紀商所收到的大筆收盤市價單,和市場對於明天走勢所形成的預期心理,將使期貨和現貨之間的價差呈現戲劇性的變化。

下午四點十五分到六點

我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接著做一些厮殺終日後的分析工作。計算今天的損益狀況,把交易表格中的買賣紀錄加以比對查核,然後去健身房或出門跑步。



下午六點到六點三十分

吃晚餐。

下午六點三十分到七點

畫技術圖。我有一份由證券市場研究公司SMR(一家位於科羅拉多州的股票技術圖編制公司)為我特制的圖集。我會補畫七十檔股票的線圖,並且在SMR把資料傳真給我後也把振動指標畫上去。

晚上七點到八點三十分

資料的搜集和研究。我會打電話到所有我訂的市場分析電話熱線去,把他們的說法記錄下來,研究移動平均線,等等……

晚上八點三十分到十點三十分

准備明天的工作。補畫我的大幅技術圖、在我的五乘八英寸紙卡上做筆記、擬定明天的交易策略。畫上價位的轉折點、軌道線。研究進出場價位和趨勢線。



在下午四點十五分到晚上十點三十分的任何一段時間中

這是盤後交易的時段。時至今日,市場上的爭戰已永不停歇。市場像太陽一樣繞著地球走。美國的主要市場在上午九點半開盤直到下午四點,但是有各種商品交易仍然在盤後時段中繼續進行,像債券、股票、期貨等。史坦普指數期貨,我吃飯的家伙,則幾乎沒有收盤的時候。Merc的史坦普期貨交易場在下午四點十五分收盤,但是它隨後又以一個名為GLOBEX的電子交易盤的型態於四點四十五分再度開盤。GLOBEX交易的時段橫跨整夜到第二天早上的九點十五分,緊接著Merc又在九點三十分開盤。這表示每天只有四十五分鐘的時間不能交易史坦普指數期貨。為了制造更多的成交量,GLOBEX現在在星期天下午六點半就開盤了。今天的交易所就像是一個超級賭場。他們希望你全天候交易。這些延長交易時段可以讓你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老化。

晚上十點三十分

忙了一天,該是睡覺的時候了。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