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外匯投資高手談外匯交易系統的形成
(一)指標,那裡來的指標?

最早使用可能是布林帶,再加上kdj或者macd。www.emoneybtc.com一些朋友說用macd加布林帶是絕配,我使用來使用去,怎麼就感覺macd跟布林帶一個樣。反正那時候什麼都不懂,湊合著用,也沒見賺過什麼大錢,但起碼懂得了什麼叫交易系統。在沒形成自己的系統前,我認為自己是亂做,一個小孩闖進了外匯界一樣,覺得好玩,也就賠了不少。形成系統後,便又認為自己是高手了,准備升天與佛祖共商人生大計,對錢也覺得遲早會來,怕什麼。可問題是,就是沒賺什麼錢。

恐怖的是,自己越做越虧,越虧越做,帳戶虧損達到了30%,不過那時侯感覺好象不是很多吧。要檢討了。找了一些文章,(說出來不好意思了,那時侯居然不知道有布林帶這本書。),其他的沒看懂,就看明白一句話:布林帶是描述現在市場的情況,而不是告訴你什麼時候買什麼時候賣。暈菜,那這指標還有用嗎?!

後來確立一樣東西,布林帶+kdj是對付震蕩市的好東西。為什麼?因為我在一波連續5天上漲中不斷想放空,結果,空死了。金錢換來的教訓是深刻的,也加深了印象,布林帶現在告訴你行情是嚴重超買了,可沒叫你賣啊!

注意了,這個指標使用給了我後面使用所有指標的真理:指標只是告訴你現在的情況,他沒叫你買或者賣。也就是說,那些告訴我買或者賣的,我大多不相信。

好了,換系統,指標換rsi,macd,kdj,動能指標,cci等等,幾乎把指標使用過一輪。我們談共振吧,把十幾個指標放一起,嘿,吹牛,我等共振等到花兒也謝了。正巧一位哥們指導,你只要用幾個不同類型的指標嘗試共振吧。詳問之下,我馬上又暈菜,本來kdj跟mtm,roc什麼的都是震蕩指標,共振當然是共振拉,一個模樣。(其實有區別,不過那時候你懂嗎?)趨勢指標就是macd之類,這樣,感覺又好象懂了一點。後來,kdj跟macd方向不同啊,哥們,怎麼解決??那哥們跟我也是差不多,半桶水,只顧著傻笑。這時候,一個經理跑過來,哈哈,小子,看過動能指標沒有?我馬上回答,那是什麼東東來的?

馬上,找來看看,嘿,感覺還真不錯。那渾小子騙我,他說的哪是什麼共振,分明就是亂談。學乖巧了,把mtm弄了三個,長中短周期,哈哈,一旦共振,偶就賺死了。說真的,還真賺了那麼幾次錢。其中又學會了rsi,我告訴你,我在我那群家伙中是最早學會rsi,並且是使用的最厲害的人。嘿嘿,先捧一下自己。不過rsi後來也拋棄了,為什麼,留做後話。這些東東後來也不行了。為什麼,因為自己就是搞不懂:為什麼那指標會超買超賣呢?害我老在這時候傻掉。

這是嚴酷的思考加精神上的折磨。我一邊用自己的系統交易,一邊懷疑這個系統,結果是,又虧了。突然,認識了高啟人的文章,采訪了一個叫張先生的人,其中就談了幾個指標。哇塞,那可是高人寫的文章啊。我這輩子讀了成千上萬的文章,就這篇東東把我踢出到太平洋,然後又回到大西洋,最後停留在北極,感受世界的最神奇的東西。偶那時候也是一個笨蛋,那篇文章給了我三個啟示:一,學均線,k線,趨勢;二,放在副圖上的指標都是有問題的,原因在一個小框框裡不能有大作為;三,高啟人是個好家伙。

後來展開了學習均線,k線,趨勢的漫長路途。

(二)均線,多年的均線!

關於使用均線,我弄了三句詩:“一朝得道雞犬飛”,“十年生死兩茫茫”,“得來全不費工夫”。看官的且讓我慢慢道來。

“一朝(招)得道雞犬飛”,嘿,這一招就是傳說中的10日均線操作法。在10日均線上方,多;下方,空,夠簡單的吧。拿圖來一看,還真是那麼回事。嘻嘻,得了,就這麼干。心裡豈是一個爽字了得。這操作還真行,恰巧有一波上漲,嘿嘿,就跟著開倉,好了,放了兩天,賺了一些,臉上自是歡喜的要命。不過,要知道,下了一手單居然放了兩天,我告訴你,那時候對我來說是中線單拉,現在呢,呵呵,只能是短線玩玩吧。正好,聯系到一個客戶,那客戶問我,小子,你用什麼指標的?偶二話不說,立馬答到:均線!那客戶驚訝極了,要知道,一個普通的香港人即便再笨,對金融多多少少都懂一些,後來知道,那客戶研究指標公式花兩年的時間,剛好被一個老人(做久了的朋友)批了一頓。客戶馬上弄了一萬美金過來,嘿,香港人,一萬美金還真不是那麼回事。

送錢過來本來也沒什麼,誰知道他一味在那裡咕喃:高手啊,這麼年輕的高手啊!害的我怪不好意思的。老總也微微笑,說,小子,有意思。老實說,那時候我又被傳出去:均線高手。哥們都似懂非懂的對我大加贊賞。真是得道了!哈哈。

不走運,開了帳戶後進行操作,虧了。第二次,還是虧。上漲過後盤整,很正常的嘛,嘿,那個時候懂個屁啊。一味盲做,好了,虧了2000多。奇怪的是,客戶居然沒罵我。還僥有興趣的看我操作。過幾天,還是虧。算了,換一下吧。這時,一個哥們又來調侃我了,說,你怎麼這麼笨啊,加多根線不就得了?嘗試一下,哈哈,還真是那麼一回事。那行情又漂亮起來了。就這樣做著做著,還是有虧有賺,但虧又虧的不多,賺的倒還可以。我這個人的問題就在於,虧的時候苦惱極了。所以即便我賺的還可以,心裡還是怪郁悶的。

“十年生死兩茫茫”,嘿嘿,沒有十年啦,倒是蘇(轼)老頭子那兩茫茫有點意思。按比例來說,我應該是做了6年外匯,4年在用均線,只是懵懂-啟示-懵懂-啟示,最後,大切大悟。值得回味的是,在那懵懂的時候你怎麼做了,啟示得到了,你又怎麼做呢。蘇老頭子很有意思,老婆走了10年了,回想起以往的點點滴滴,真是仿若看到了也仿若看不到,真是“兩茫茫”。

這兩茫茫到底怎麼回事呢?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你可以設想一下,老頭子的至愛走了,傷心吧,走了之後還影影倬倬的來找你,夠郁悶吧。大家都是性情中人,可以感受到吧。我告訴你,偶那時候就是這樣的感受。蘇老頭子沒的是老婆,偶沒的是真金白銀。以為錢就要回來了,嘿,錢還是不回來。就是這種感覺。

剛開始,誰都知道,就是傻干,倒還真賺到了點錢。不傻干了,想問為什麼了,就要虧錢。所以說,看官的兄弟,你要掌握了一樣好的系統,切切實實的干,包准你賺錢。而且記住這道理到那裡都是走的通的。問題就在於,你的系統是否經的起考驗。

“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事說起來有點怪異。我雖說一直是均線的奉承者,卻也曾拋棄過均線學道氏,學專業投機原理(以後再談談這本書,偶看了不下10遍)。可以這樣說,我未學道氏之前,是一個均線的使用者,只知道表象,不清楚內涵。在學了道氏以後,是知道了美女的美貌怎麼鑒別,心靈美是怎麼回事還需要經過歷史的沉澱才能知道。書上說,書讀百遍,其義自見。用在這裡還真是一回事。

均線-道氏,道氏-均線,後來看了livemore,克羅的書,感覺好象一下子明朗起來。今天姑且買個關子,記得livemore的股票大作手操盤術嗎?裡面有幾個圖,是記載livemore的思路的,他說到了趨勢。

備注:現在談起以前,感覺都那樣新鮮,捨棄辛酸,浪漫記憶,權當亂侃。

(三)啊,趨勢來了。

有位朋友老是想讓我寫篇關於均線探討的文章,當時我就想笑了:你知道西門吹雪最後使用的是什麼嗎?

話又說回來,其實不談道氏就很難展開談均線,這就是原因。譬如說,盤整,均線的大敵,一遇盤整估計均線就要攤下手來。突然記起一篇文章:《笨笨:我的操作經驗----關於均線的秘密》,(我早前使用10日叉5日的方法並非源於此文章,偶然所得),這篇文章其實已經道出不少真理,如“我只能做一種市場,就是有趨勢,有行情的市場”,其實這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根據我的判斷,外匯市場走勢無外乎盤整-突破-趨勢這樣的模式發展,我留意了各種頭部底部形成,一旦這樣的頭部底部形成了,以下的大多就是趨勢。而這裡,均線通常給我們很好的預示。在使用均線的過程中,我遇到不少問題,可後來結合了趨勢,一切就好辦了。簡單說來,趨勢,通常就是沿著均線走;頭部出現,我希望一些朋友可留意一下,大多頭部是創了新高後進行盤整,再進行一下沖高,有點雙頂的意味。如果大家留意一下,這個雙頂的形成,往往就是轉勢的開始,而下跌的幅度可參考雙頂間的距離及離頸線距離。譬如歐元2005年1月與2005年3月就形成了一個這樣的雙頂(備注,有很多時候並非形成雙頂,有類似的沖高,而沖高後未能繼續的情況。)有一種蠟燭形態,連續兩跟或以上的陰燭出現,突然冒出一根陽燭,這恰好就是放空點。為什麼?趨勢未能延續。我剛才說的頭部形態,其實就是趨勢不能延續,極有可能轉勢的意思。我希望如果明白的話,不要受我說的情況所影響,記住一句話,趨勢不能延續那就是轉勢的開始。

通常,一旦趨勢要轉勢了,要看幅度,譬如說一架火車要轉頭,就要有緩沖,在外匯市場上也一樣。我舉個例子,歐元2005年1月到11月,從1.36跌到1.16,跌幅達兩千點,注意的是跌的很比較急,隨後在2006年開始到4月份左右開始展開上漲。我當初為什麼在過年後喊多非美,原因就在這裡,歐元沒能繼續創新低。歐元在12月份探底,1月份再次探底,兩次都未能跌破。很簡單,趨勢不能繼續就是要轉勢。可問題是我太急了,也太天真了,以為轉勢近在眼前,隨後非美繼續探底,均未破前低,也就跟堅定了我的看法。同時,大家留意均線,在創新低後均線一直都纏繞其間,而長期均線就開始與短期均線聚合的跡象。我預料,大行情出來了。

我這樣一說,大家就很明朗了,趨勢的研判+均線,實際是表現行情的最佳選擇。或許有朋友要質疑了,均線不就是趨勢了嗎?為什麼還要研判趨勢呢?其實這就是問題的關鍵點,均線實際是表現趨勢,而在非趨勢行情中往往傻點,這時候,如果你懂得判別是不是趨勢要來了,這不就給你帶來了更為正確的看法?

我現在經歷了一個純技術分析者-基本面分析者-技術分析者的過程,我覺得,其實開始並非是真正的技術分析者,而是技術分析的使用者,隨後加入了基本面分析,我才參透人性的意思,而技術分析就是企圖表現人性的走向的工具。所以,到現在,我可以肯定的說,沒有一個單純的技術分析或者基本面分析。而道氏理論內涵的趨勢,其實當真是對人性最好的歸納。

均線的東西估計還沒談完,但懂得用到這裡,我用了起碼超過4年的時間去發現跟參考;趨勢的意思明天再續,我們說說趨勢線吧?

(四)你最好別告訴我你懂趨勢

偶這兩天從廣州跑回深圳,惜別了不少好友。臨走前,幾個朋友聚在一起,瞎聊開來。一個進行沒多久的朋友談道,趨勢交易不就是那幾個頭肩頂,雙頂什麼的,有啥好研究。當場,他的師傅馬上拍下他的腦袋,不懂別亂說。

朋友們最近看了一些我的文章,說道收益不少,不如臨別前再私下透漏些許。我一聽,說道,你們最好別告訴我你懂趨勢,這是最重要的一點。然後,又繼續喝酒去了。

朋友馬上蒙了,估計是以為剛才的話得罪我了,也不敢做聲。我喝了一口酒後,說道,我們那時候做外匯,估計是比較“速成”的,技術分析通常在那些經理啊什麼的,兩個星期內要教會你,便迫不及待的要你出去找客戶。其實,單單說道氏,從頭學到尾,起碼要看完《股市晴雨表》,《道氏理論》,《股市趨勢技術分析》這三本書。那是最起碼的。看完估計花兩三個月,吃透估計花一兩年。可問題是,一個頭肩頂形態一旦到了經理那裡,兩分鐘說完。我就是這樣深受其害。頭肩頂,我們用模式去套,好不容易套出一個象樣的,好了,學著用了,突破頸線跟進,誰知道那是整理形態的頭肩頂。最後,把形態都套上去了,然後自己的帳戶暴倉了。

現在國內掛羊頭買狗肉的外匯公司不都是這樣嗎?一套道氏理論,半天給你講完,詳細點的,肯花點心機的,一兩個星期灌給你。好了,我也是這樣吃虧過來的。一個形態出來,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形態,如何防止形態的失敗,我告訴你,在經理那裡沒有答案。估計我這樣的話得罪了不少人。但我說的也是事實。我以前的公司有一個是做保險做了10多年,做外匯不到2年,而且從來沒有親自操作過的經理。他倒教了我不少推銷的技巧,可惜我都忘了。

把這個問題倒過來,我花費了不少時間跟金錢。而不幸的是,現在國內的外匯公司跟以前香港的外匯公司一個模樣。估計要犧牲不少兄弟姐妹。一些現在在網絡上游蕩的做外匯的朋友,也同樣面臨困局:根本不知道從來那裡獲取知識。

說到這裡,我可以肯定的說,有80%以上的朋友交易沒有形成系統,沒有形成自己的理念,沒有形成自己的方向。徘徊或者希望依靠小聰明希望成為高手,最後淘汰出了這些80%。我一直疑問,外匯是高度投機的行業,為什麼還有人闖進來?

好了,廢話說了不少。其實我的中心是,你最好把以前學的都拋去,從新系統的學習。老實說,這是我經歷的第二步。我學道氏吧,把道氏的書都搬出來,都看一下。學波浪吧,把波浪的原著找來翻一翻。學指標吧,學技術分析吧,都把相關的經典的書籍找來看看。否則,我覺得你就會這樣一直模糊下去。

那朋友聽了,覺得確實有理,也干了我一杯。值得說明的是,如果在操盤,最好別喝酒。呵呵。

文章還沒完。從頭學習才剛開始。我們要談的是趨勢線,把以前學的月朦胧鳥朦胧的趨勢想法拋去,現在有些書籍叫什麼趨勢理論,切線理論的,根基都在道氏那裡。把基本的學好就會明白很多的。

我個人受livemore跟克羅的影響也很大,現在利用均線做交易,對趨勢線也不怎麼使用了。主要使用在判別趨勢。做外匯這樣枯燥的事情,你最好要有點幻想,簡單說,當葉孤城與西門吹雪紫禁殿之戰後,西門吹雪已經不在使用劍了。為什麼?

趨勢線其實就是趨勢劍。

(五)時間,還是時間

我有一回跟一個朋友聊天,突然聊到交易日記,我就想讓他嘗試一下,開始寫交易日記或是隨筆什麼的,堅持下來,堅持個一兩年。他問道,為什麼呢?我告訴他,交易很多時候講的就是經驗,這些經驗不但要量的積累,而且要時間上的積累。而交易日記就恰好最能表現積累過程的,一個寫了兩年的交易日記或者是操作計劃,跟一個自稱是有5年的市場經驗,你覺得你會選擇那個?當然,我們也可以通過操作建議來觀察是否可以穩定贏利,但明顯的是,這些日記就是展現你所有的經驗。

事實上,有很多朋友是沒寫過交易日記的,因為這十分煩瑣。我們的投機大師livemore就沒寫過這樣的東西。但我一直很建議別人開始寫,為什麼呢,在初始的時候,很需要理清那些紛亂的知識,譬如一個雙頂出來,我們當時的操作如何,看法如何,最好留下一些圖表,這樣,如果該形態失敗了,日後經驗多了再回頭來看看或許就能覺察到當時的失誤;如果形態成功了,但當時的操作不理想,好,我們也可以覺察到為什麼;好了,如果我們形態成功了,操作也很順利,那麼,我先祝賀你,記住,成功就是繼續重復昨天的成功。有句話說,把成功重復一百次,說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我很老實的說一句,我遇到了不少朋友,當我一旦提出這樣的要求時,朋友大多驚恐乃至於覺得不可能,他們認為寫兩年的交易日記簡直是折磨。估計他們也想到livemore沒寫過什麼交易日記把。我留意了其中的傳記,livemore是一個很善於總結的人,我們再翻翻《股票作手回憶錄》便可知道。我一再要求朋友們作交易日記,其實看法有兩點,1,正如《交易經驗無可替代》,只要這樣,我們的經驗也得到體現,我也作過一個相當長的日記,有一個筆記本厚,每每交易完一筆,我都盡量把錯誤標出來;2,經驗在於交流才能得到鞏固,而思想形諸文字才更明確,簡單說,我不知道你的狀況,我怎麼跟你交流呢?又或者說,我們沒有題目又怎麼開始聊天呢?一些好意總是被拒絕。

以上說的是,我們要有在這市場上時間的積累,培養出經驗。很簡單的說句,你在市場上有了10年的經驗,即便是一竅不通也會成大師。不信?盡管試試。

我在分析上很注重時間,也觀察上了時間。我在鑽研江恩理論時,我甚至覺得江恩理論就是時間+道氏。為什麼呢?江恩一句很經典的話語:當時間與價位等於正方形時,市場轉勢便近在眼前。我們再看看角度線,角度說的正是時間與價位(或者說是趨勢)形成的角度。不過,我得說明,這是個人看法。這些看法僅僅是配合我自己的想法。

或者這樣說吧,我們把時間跟道氏結合一下(請注意,道氏是包含了周期在,也就是說,我們只是把時間細膩化,精確化,因為江恩正是干著這樣的活。),那麼看市場卻是真有那麼回事。譬如說神奇數字的周期,菲波納奇波浪等等,其實布置到市場上,無論你信不信,它確實有用。譬如說,節氣日的影響,你把時間放在那市場上,還真有那麼幾次正確。

我還發現兩根趨勢線交叉,會有可能發生轉勢的可能。這也帶給我不少預示作用。確切來說,可能是我研究的還不夠深,但我覺得這已經是帶給我不少預示,提醒我該作什麼不該作什麼。

這就是我在時間上的發現。但我更傾向於把在市場上的時間作為經驗的積累。那會表現的更好。

注:趨勢線可能還沒說完,估計再說的可能不大。以後咱們有機會再談把。

(六)做一個投機家

如果問我最喜歡看的書是那本,我估計還是回答股票作手回憶錄。但如果我問,什麼書影響我至深,我只能回答你,專業投機原理

事實上,當我第一次看該書的時候,基本是看不懂的,因為我根本不懂什麼是選擇權(期權),也不懂什麼名義報酬率等等。還有不少基本面的研讀也讓我頗費周折。這本書是一位好友送給我的,他說,這本書我已經看了不下10遍了。(雖然我往後看了也不下10遍)。當時,我虧損的十分厲害,我手頭上就這麼一本書,我唯有不斷的翻閱,理解。

專業投機原理的書後引用了耶魯 希斯的話:“買一本維克多的書,反復的讀他,你就不會賠錢了。”這句話事實上不錯。有人把該書理解為完善一個交易系統,我覺得已經是片面了,因為,維克多更多的時候是幫助你打造一個投機家的本質。他可能是比較早的提出鳄魚原則,他的投機哲學:保障資本,一致性的獲利能力以及追求卓越的報酬可以大致指示了所有操作的哲學。他可能是比較早的利用歷史數據統計來計算行情發展的概率,也是充分理解道氏理論並推崇股市晴雨表,他也提出了基本面分析與技術分析結合做法,也是比較早的關注到了情商在交易中的重要性。

我很相信維克多這本書能給與的幫助遠遠大於市面上層出不窮的投機書籍。我也相信維克多是我真正的啟蒙師,使我後來的操作生涯中最終能獲取盈利並慢慢的穩定下來的原因。

在這裡,我推薦大家去閱讀該書,從而理解裡面的內容。為了符合我系列文章的偏向,我這裡只說說維克多的操作系統給我的啟示。

在書中有那麼一段話,我覺得大致已經說明了維克多的操作系統:“在我的行情分析方法與交易策略中,我是以技術分析做為建構的積木。以股票市場為例,我首先觀察數種主要指數的走勢圖,以判斷各個類股的一般價格趨勢。我將決定趨勢的方向,根據歷史資料的幅度與時間分布判斷趨勢的“年齡”,並根據價量關系,動能震蕩指標與主要的移動平均線衡量趨勢的強度。在具備這些認知之後,我再嘗試整合經濟基本分析,並對股票市場形成精確的整體性概率,包括大盤跟類股在內。

然後我可能利用期貨或選擇權在指數上建立頭寸,我也可能操作個股,以追求更高的獲利與(或)更低的風險。一般來說,為了局限風險,並利用信用擴張來追求更高的獲利潛能,我會同時在指數與個股上建立頭寸。”(見原書的27章《市場分析的技術分析原則》第2,3段落)

我總結一下:

1. 觀察大盤與個股趨勢

2. 利用歷史數據判斷行情可能發展的幅度及時間

3. 價量關系,動能震蕩指標與主要移動平均線衡量趨勢的強度

4. 基本面研讀

5. 通常利用槓桿追求更高的獲利潛能,並同時在指數與個股建立頭寸。

這裡基本是維克多操作的步驟與細節,前面四項是大致把握大盤與個股的趨勢及可能發展的行情,最後一項是利用手段盡可能的追求利潤及降低風險。

從這樣的步驟看來,第一是利用道氏理論,把握趨勢,屬於技術分析范疇;第二屬於數據統計;第三也屬於技術分析。簡單來說,維克多是一個典型的以技術分析為主,數據統計,基本分析為副的交易員。其中因為維克多也是一個優秀的控制風險的交易員,他盡可能的把讓技術分析與數據統計,基本分析理順。

他裡面有不少例子說到他的分析過程,我嘗試用我的理解來添造一個例子:假設我們操作歐元,第一步,把歐元的長中短期趨勢劃分清楚,並判斷當前屬於什麼趨勢,上升,下降,盤整必須有一個明確的認知。這裡我會主要利用維克多書中的123趨勢法則,2b法則來判斷,同時,我也比較傾向使用macd,因為該指標是捕捉趨勢的好指標;第二步,我們必須有歷史數據,譬如歐元日間波幅,年內波幅,在長期趨勢中大約上漲多少會出現中期調整,調整幅度大約多少,所使用時間多少等等,這些數據最好使用近10-20年內,同時按書中所說“根據歷史資料的幅度與時間分布判斷趨勢的‘年齡’”。我舉個簡單例子,歐元一天正常幅度為80-110之間,低於80的通常在重大數據前的交易清淡所致,而高於110的通常在接連而來的利好(或不利)數據或消息而產生的。現在出來一個gdp數據,利好歐元的,歐元上漲了40點,我們就可以利用數據預測歐元日內還有40-70的上漲幅度(前提是當日只有該數據或只有利好消息),則我們可以參考追進。這就是利用歷史數據判斷行情可能發展的幅度及時間。第三步,觀察動能震蕩指標,個人主要使用kdj,如果kdj在低位死叉並突破20,則可預想上漲的可能性大。在這裡,維克多曾提到過不少指標,有a/d線,動能指標等,a/d線是騰落線,是跟大盤比較的指標,外匯市場上暫時沒看到可靠的a/d線;動能指標跟kdj差不多,信號及形態大致一起發出。我想說明的是動能震蕩指標主要觀察市場寬度。另外的就是200日均線,我個人使用的是多條不同周期的均線,因為每觸及一根不同的周期的均線,我便可以預想出該行情調整或發動的強度。簡單舉例,價格碰及100日均線,如果不破或者假突破,則我們可以預想該行情為前半年級別的調整,並時刻關注該趨勢是否轉變。第四步,基本面研讀,這不多說,並非專家。但要明白的是盡可能抓住重點,避免其他雜亂消息。譬如現在利率主導一切的話,則重點關注在各國利率的變化。第五,操作,風險控制在3%以下。

這個操作系統有幾點要說明的是,一,趨勢為主,整個操作其實是以跟隨趨勢而進行的;二,判斷幅度及時間;三,參考市場強度。所以說,維克多其實是一個技術分析者,但操作上會利用各方面信息來配合研判。

維克多的技術分析有其獨特之處,其中趨勢線123法則避免了股市趨勢技術分析的各種形態的煩瑣,2b法則更好的解釋了趨勢不能延續就是轉勢的開始。另外還有三天法則,四天法則及四天輔助法則等都是維克多在利用歷史數據甄別出來概率高的技術分析。(具體見附文)

維克多的書中其實還講了不少,提供給我的不單只是一個交易系統,而更多的是成為一個投機家。

(七)我們手中的錢

可能有不少朋友曾經與我一樣忽視了資金管理,苦苦追求一些高准確率的操作技巧。而我或許更為讓人驚訝,因為我甚至相信了那些憑借對江恩波浪一知半解的人教唆,進而盲目的跟隨。我十分清楚的記得當時的情形,一個小組大概6,7個人,我是參雜進來的,在那位喊著波浪第5浪結束,江恩轉折時間到的經理,然後我們匆匆跟著進場。是非農數據吧,早年的非農數據一出來,方向十分明確,一走就是一兩百點。但數據才出來,才開始下跌。經理就讓我們做多了。於是,全線被俘虜了,當然,除了經理外,因為他根本沒操作。每個人至少套上80點,一些人下幾個標准手的,資金一下子沒了幾千美金。欲哭無淚。

幾個朋友忍痛割肉,但這時,經理說道,沒錯,它選擇走五大浪裡的第三小浪,跑不了的拉,就要在這裡止步。撐著,別砍單,明天就回來!說得铮铮有理。我只知道,那一夜我虧損了三萬多人民幣。一夜難眠。我根本找不到理由給自己說那操作沒有錯,錯的是行情。但第二天我還是聽從了那位經理的話,繼續虧損。一個星期後,虧損的數目我不大記得了。我只是覺得我當時如果去打工,可能要工作10年左右吧,可以還清的。

我就在那時候深深的體會到一樣東西,錢是你的,不能任別人操控!我後來花了不少時間在專業投機原理一書身上,因為這本書彷佛就解答了我所有問題。

可能不少朋友都聽說過,假設我們每次操作都以3:1的損益比來操作,相信最後一定是盈利的。我也曾經這樣操作,但也曾經陷入了這樣的誤區。舉個例子,譬如說你有資金2000美金,你操作某貨幣對,200點止損,目標大約600點以上,符合損益比吧。可是我就這樣止損了,於是操作資金等於少了10%。那麼,能明白什麼嗎?沒錯,就是要把每次虧損資金控制在3%以下,而我沒做到。但我這樣領悟了是要交學費的。而且個人覺得這學費不菲。

開始慢慢盈利就是以這個為開頭的,我有好幾次,甚至認為自己絕對正確,但止損一定要超過3%的資金,我寧可不做。再舉個例子,仍是2000美金,但某次操作中,發現價格在碰及阻力位後開始展開下滑,但下滑的速度及幅度太快了,一下就是一百點,簡單來說,如果要止損,我至少放一百三十點止損才可以保證行情不會再次碰及阻力位時把我震蕩出去。但130點,按槓桿100:1,即便是下迷你手,我也虧損了6.5%的資金,超出我限制。我寧願不操作。我可能會掛單在阻力位附近,放50點止損,以便我更好的控制風險,即便價格未必一定就回到掛單的價格上,但我更傾向這樣操作。

而在這裡,我更十分清醒的明白到,自己的操作一定要以資金管理為主,控制虧損在3%以下,並每次操作損益比要超過1:3,那麼我不但有足夠的本錢來進行操作,而且我贏大錢的可能性大大提升了。

我十分無奈的是,國內對這資金管理這方面研究的太少,如果到論壇上,到處充塞預測分析,指標公式,技術技巧,而這也正是容易迷失自我的開始。一套交易系統最後成形,那資金管理,風險控制必然是裡面的軸心。

我們嘗試用幾率來說明問題,行情不是升就是跌,譬如英鎊,一天波動100附近,我們每天用拋硬幣的方法來做交易,但止損與止贏分別為30點及90點。拋硬幣的概率為50%,估計大家無疑義,我們操作100次,則可能虧損的資金為30×50%×100=1500美金;我們可能盈利的資金為90×50%×100=4500美金。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假如我們虧損了三次,但只要一次盈利,我們就可以回本。這樣的道理太明白不過了。

當然,我覺得自己重復說這個問題是有點哆嗦了,但為什麼我們沒能持久的盈利,或者在下一篇我們能得到一些更好的建議。

(八)情緒控制的秘密

交易系統系列從懵懂的懂得指標,到明白趨勢,到理解時間的積累,到擁有一個投機家的交易理念,再到珍惜本金吝啬金錢,這麼一個過程中,我一直不敢繼續談下去。因為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就一直跟這個最後的敵人作戰。別人說,十年,才是開始,到我明白了,我才知道,這十年原來一直都是跟自己在做斗爭。

這個自己,就是對自己情緒的控制,避免主觀,相信客觀基礎下定下的作戰方案,而且,嚴格按這個交易系統執行。這就是真正的讓我往後數年都在克服,爭斗的事情。巴菲特買賣股票是以購買公司的理念去買賣的,但在漫長的持有中,如果沒有對自己情緒的高度克制,就很容易看到賬面的盈利而想平倉。羅傑斯在舉例自己買賣股票時,說自己不需要任何的分析報告,不想知道自己買入的股價,根本不想知道股票的情況,因為他害怕自己一旦關注了股價的波動,他就容易平倉。他說自己是一個糟糕的短線交易者,事實上讓我們更清晰的知道,他是害怕自己的雜亂情緒在影響自己,導致自己的觀點動搖。

事實上,幾乎沒人能完全高度控制得了自己的情緒,因為我們是人,人不可能沒有情感的。從職業賭徒轉化成高明的投機者在交易偉人中產生了不少,但我們都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最著名的股票作手李物默,他應該是一個控制自己情緒十分厲害的角色,他的前面兩次破產都是因為嚴格執行自己方法,摒棄了個人主觀判斷的,但因為方法不適合而導致破產。但從三次破產的遞進來看,第二次破產是因為自己沒能按自己的分析干活的;第三次破產原因不詳,但最後導致他自殺很大因素就是因為自己情緒的空虛導致的。我認為他是一個歷史上最高明的賭徒,相信他也會認同,但,我們很明顯看到,他在賭徒的基礎上卻丟失了人的本性。這才是李物默失敗之後一蹶不振的真正原因。試想一下,當自己有巨大成功時,感到無數光環圍繞自己,但僅僅有一些失利,老婆跟別人跑了,朋友逐漸的離開,這樣的情緒壓制下,我很難想象一個股票作手能真正發揮出水平。從李物默的描述上來看,李物默曾經在為別人做股票的時候經歷過那種不贏不賺的局面,那是股市沉悶的時候,這個時候再高明的李物默也未能幸免,在市場上不贏不賺的度過。那麼就是說,李物默絕大多數操作是在趨勢明確的時候進行的並獲得巨大盈利的。

這樣一來,李物默的經歷就很好解釋了,在獲得巨額財富時,相信股市已經到了一個頂峰並開始下跌。李物默懂得放空,只要有趨勢的時候李物默都能賺錢,問題是當市場大起大落之後總會有盤整,沉悶的時候。這個時候李物默無法施展拳腳。造就財富的縮水。

我們重點不應該放在討論李物默的交易手法的問題上,或者我們都應該很好的反省一下為什麼這樣一個優秀的交易者最後居然選擇了自殺來結束他的生命?再回過頭來看當今最偉大的幾個人物,巴菲特,羅傑斯。巴菲特拒絕太接近市場,羅傑斯更加是避免過多接觸。這裡就明顯的看出一個問題了,這兩個歷史上最偉大的大師級人物都認同,股價是影響你的情緒並對你的交易水平造成極大地威脅。我願意這樣認為,他們為什麼都選擇了長期投資,因為他們覺得,長期投資之前需要大量的分析研究,之後要大量的跟蹤判斷;但是,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把市場拋遠了。

這裡有很多我做交易的好朋友,但大家是否考慮過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情緒真的是影響我們交易水平的一個重大問題,那麼如何做才能更好的把這清晰控制好呢?難道像老巴他們遠離華爾街?

我的答案可能仍不能完善。只能大致的說一下,因為我只能告訴大家,我與大家是一道的,都在一個壕溝裡作戰,我不斷的尋找方法克制自己的情緒而不至於把情緒扼制,注意,扼制跟克制是兩碼事。克制是避免情緒作亂,但扼制就完全把情緒扔掉。華爾街女巫是最刻薄的投資者,我認為她是最能克制自己的人,因為她最後幾乎連一個朋友也沒有。

我思考了很多。一個人的情緒既然不能克制,正如洪水不能堵的話,只能導引。我經常回憶一個詞,平常心。然後我經常提醒一個詞是,感情。意思很明白,我在做交易的時候要不斷的提醒自己紀律,紀律,紀律,這都需要我的平常心去做到。而我把交易的時候區分開來,因為我是人,我要跟我的好友,親人一起生活。所以,最好的情緒控制是,選擇一項長期投資或者具有一段時間的投機/投資,然後花更多的時間去與身邊的朋友一起聚樂,聊天,干別的。這就避免了在股價波動時受到了情緒的干擾。

不過,我還是只能告訴大家,平常心。因為在這個市場上不理智的人太多了,情緒控制是很必要的,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好,能穩住自己的沖動就是很大的一張王牌。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