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投資大師布魯斯•約翰遜:一個積極的樂觀主義者
早在1965年,布魯斯•約翰遜就開始接觸到期貨市場,當時他在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擔任標價員。www.emoneybtc.com1969年,法律學校畢業之後,他被推舉為一家期貨傭金商——佩克斯投資公司(Packers Trading Co.)的負責人。這麼多年過去了,布魯斯成為期貨市場公認的分析專家和投資大師。

問:最初是什麼因素吸引您步入期貨市場的?

布魯斯:1965年,我開始在法律學校讀書,同時兼職在富蘭克林街道上的交易所打工。當時我是一名標價員,親身體驗到了那些投資者的生活。法律學校畢業之後,我覺得自己也可以當好一個交易員,於是就產生了這樣一個念頭:在參加法律工作之前,何不在期貨市場小試牛刀?

問:最初激勵您嘗試交易的動機是什麼?是金錢還是其他因素?

布魯斯:交易只是一場游戲,我傾向於這樣一種觀點:它提供了與別人較量的機會。我記得托尼•蒙特蘭諾常常引用這樣一句老話——“金錢只是一種標記”,這句話對我影響很深。

問:您認為一名成功的期貨投資者需要具備哪些條件?優秀投資者在個性上有什麼特點?

布魯斯:我觀察過周圍所有認識的投資者,他們背景各異。你看看約翰•格林伯格、喬治•西格爾、萊奧德•阿諾德以及鮑勃•盧芬納特,他們對金錢都看得很淡,這是他們的共性。比如鮑勃•盧芬納特,我跟著他工作過幾年,親眼看到了他在期貨市場上的數次沉浮。虧損的時候,他毫不在乎,金錢從未對他形成壓力。其實,每個人都想“如果我掙了100萬美元,馬上就撤身”,但是,抱有這種心理,絕不會賺到100萬美元,因為真正的投資者很少一心關注金錢。

問:這種思想是怎麼形成的?

布魯斯:我只是認為大師們做交易不單純是為了錢,而是將期貨視為游戲和挑戰。金錢只是一種標記,如果你每天清點一下賬面上資金的盈虧,我想情況會截然不同。但是對於他們來說,金錢只是一些數字而已。他們做交易,只是因為喜歡這種游戲。

問:如果投資者過分在意金錢,您覺得會分散他們的投資精力嗎?

布魯斯:我個人認為是這樣的。如果每次交易時,心理總是這樣嘀咕,“我必須掙多少多少錢”,就很難操作交易了。我自己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很明白。交易的時候,如果你肩負重擔,仿佛急切需要錢,必須努力掙到,你就很難如願以償。相反,當你不需要錢的時候,市場反而會給你送來錢!我相信這與投資者的心理世界有關,你開始交易時就壓力重重,竭力尋求成功的道路,那你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問: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正確,如您所言,大師們對金錢觀念上的漠視,意思就是注意力不只在金錢上。而且現在您也是這樣做的,只是一心專注於交易,甚至不去考慮賬面的盈虧,只是在市場中做好現在。

布魯斯:是的。大師們總是對金錢考慮得淡一點,或者說,他們都是精神自由的人。我們都看到了吉爾在債券市場的表現,激勵他做交易的,確實不是金錢。一個人在市場中做交易時,腦子裡想的不是錢,不是為了錢去交易,聽起來似乎不合邏輯,但事實的確如此。

問:您認為走向成功期貨交易的心理阻礙有哪些?您已經提到了一些,比如說人們心理壓力太大,對金錢渴求欲望過盛,您認為還有哪些因素阻礙人們走向成功?

布魯斯:我認為最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心理結構,因為我們天性難改。我想,多數投資者都適應某種生活方式,他們只適合過那樣的生活。我認為,你必須讓自己內心感到舒適,不要為難自己,沒有必要讓自己心事重重,諸如每個月必須掙到20000美元,支付押金或者其他什麼債務,莫讓心理背上沉甸甸的負擔,這一點太重要了。還有一點就是你必須接受市場,努力與它和睦相處,從雜亂事務的陰影中擺脫出來,對市場保持清醒的認識。

問:所以,這些投資者糾纏於繁雜的外部事務中,作繭自縛,對於眼前的市場卻是迷途難測?

布魯斯:是的。他們還陷入到心理誤區,認為他們比市場高明,這真是大錯特錯。

問:許多投資者根據自己在市場中賺到金錢的多寡來衡量他們的才智,我們都知道這種觀點通常不大正確。

布魯斯:沒錯。許多在其他領域表現優秀的人才在期貨市場難以適應,難以表現他的才能。

問:您認為一位傑出的投資者是天生的還是通過後天學習而成的?

布魯斯:這個問題很好。從我內心來說,我確實認為是天生的。環顧一下生活中的人們,像吉爾這樣的人物,他在債券市場受過挫折,此後又能東山再起,我認為做到這一點的人不多,這不是學來的能力,而是生性堅強。

問:您以為在這些大師身上什麼最奇妙?那就是對過去交易經歷的態度。例如,吉爾並不認為他被打敗了,這一點頗令人費解。我訪談過的每一位投資者都認為吉爾是一場“悲劇”,但是問及吉爾本人的時候,他的感受卻截然不同。

布魯斯:他從未有過失敗的感覺!我猜想他處事十分理智。也許他對市場走勢分析沒有錯,但是節外生枝,打亂了預先的分析,因此他不會有挫折感。他可能是這樣想的,自己做了認為是對的,直到別的外來因素將自己推向困境。

我想,投資者不應該總是把過去的一些不幸放在心上,不斷地折磨自己。對於那些不盡人意的賬單,繞開好了,轉向下一筆交易。我認為這一點對於期貨投資者十分重要,因為有時人們易於沉湎失敗之中。如果你渴望成為一名成功的投資者,必須把那些陰影拋在腦後,繼續向前。此外,你還應該保持積極向上的精神狀態。

問:這也是一個有趣的內在素質,在期貨市場,如果你抱著痛苦、氣憤或者是仇恨的心情去交易,你多半會失敗的。

布魯斯:不要總是想追回虧蝕的資金,既然虧損了,就忘掉它,轉向下一筆交易。其實市場中這樣的人太多了,他們心中總有這樣一個念頭,急切地想在同一個市場、同一天、同一周、同一月挽回失去的一切。

問:對您個人來說,最難跨越的心理障礙是什麼?您必須解決的心理症結是什麼?

布魯斯:我最初的兩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那時候資金只有1800美元和3000美元,我甚至虧掉了妻子積蓄下來准備分期付款購買房子的錢。雖然我認為自己可以在期貨市場獲得成功,但是仍然十分在意別人的看法。我知道,如果不去從事法律工作,父親會對我失望。起步的時候確實很困難,法律學院讀書的同學都已經開始從事法律工作,但是我還是想在期貨市場試一試,我必須扭轉局勢。

我還想提另外一件往事。當股票市場在1987年出現崩盤的時候,我手中的活牛頭寸被套,我斬掉了頭寸,這是平生首次感到有些傷心。我對自己講:“這些年來所有的收獲都在這一次交易中砍掉了。”我對期貨交易開始重新審視,這輩子只有這麼一次,有好多事情想不通,三個星期之後我才重新振作起來。

我只好去借錢維持生活,那是我從事期貨交易以來最為慘痛的時期,唯一的一次慘敗。我堅信自己是正確的,活牛市場總有回頭轉勢的一天,然而我還是不得不全部平倉出局。此後,你猜怎麼著?我又開始分批少量買入,當活牛市場探底回升之後,我挽回了所有的損失。我好像是從零開始一樣,但是我知道自己沒有錯!

問:為了振作士氣,重頭再來,您是怎麼鼓勵自己的?我的意思是,平倉出局只是提供了回旋的余地,然而重新殺回市場才是您成功真正的原因,您是怎樣走出消沉,然後果斷出擊,您的信念是什麼?

布魯斯:我只是像以往一樣重新站起來。我買進5手,然後增加了10手,好像是兩個星期之後,我手頭又持有了幾百手的頭寸。我想這好比那個耳熟能詳的比喻,你從馬背上摔下來,重新爬起,翻身上馬就行了。我相信,如果你坐在那裡一味的自暴自棄,情況會更加糟糕。我馬上就開始重新交易。然後,我發誓,今後持倉量再也不會超過50手!但是我從來沒有守諾,兩個星期之後,持倉量又達到了200手,我還在虎視眈眈地尋求增倉買入的機會。

問:您很自信,自己對市場的看法是正確的?

布魯斯:沒錯。對我來說,這件事真是刻骨銘心。因為市場走勢僅僅持續了兩個星期,又開始拐頭向下,當時我非常沮喪。

問:當市場走勢與您的判斷背道而馳,就像當時的活牛市場一樣,您最大的感覺是什麼?

布魯斯:我有點和自己做游戲的感覺。我對自己講,你在這一行可以遇到不測,就是在其他行業,也會遇到麻煩;在期貨市場,你曾經有過欣喜若狂的時刻,現在該輪到你失敗了,這沒什麼。

問:如果您在活牛市場以75美分做了一筆交易,做多的第二天,市場下跌了約100個點,您有何感受?

布魯斯:我會更多的買入。我在做交易的時候,並非像其他人一樣,在某個價位孤注一擲。如果我准備買入100手,我就會分批買入,一次10手,有時是5手。我常常想,這正是我的成功之道,不要把全部資金壓在一個價位上。

問:您是一位基本面派,因此,您是否總是先對市場有一個分析和判斷,然後再跟蹤觀察?

布魯斯:我不會整日坐下來分析各種各樣的數字,我會和人們交流,同那些我尊敬的人們。此外,我還進行技術分析,這是很必要的。

問:在怎樣的點位,您會說“賺夠了”?

布魯斯:很難說。我有時會突然說,我們已經贏得了這筆交易,可以獲利出局了。其實,我在市場中反應非常遲鈍。比如,前段時間我在豬腩市場被套了5美元,豬腩交易我很少做,但是我並不在意。

問:操作出現失誤的時候,您的情緒是否會受到影響?

布魯斯:會的。當我的分析有誤時,也會感到非常難受。但是在市場逆我而行時,我並不在意,只有最終結果同我的預期不相符的時候,我才感到痛苦。

問:只要市場整體上向著你預期的方向發展,即使市場一天或者二天背離而行,您仍能保持正常的狀態。您是否關注市場每天的走勢?

布魯斯:我觀察市場的行情,但是它們對我而言意義不大,我總是關注市場的整體走勢。我會說,今天早晨豬腩漲到了45美元,所以它們應該回撤大約一半左右,然後就可以止跌。如果市場的走勢確實如此,市場回撤之後又重上45美元,但是我不會采取什麼行動,我只是在市場實現了自己預期的分析走勢之後,獲得了一點滿足感而已。

問:當市場有利於您的時候,您的內心有何感觸?

布魯斯:我只是想再買入更多一些頭寸,如果手裡還有資金閒置著,我總想更多地買入,我發現這是自己的一個弱點。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把資金挪開一會兒,否則你自以為很安全,但實際上危機已經潛伏其中。

問:交易過程中,您是否會陷入亢奮的狀態?

布魯斯:很難說。4月份時,我曾經預測活牛期價會漲到85美元,認為走勢會突破這一價位,但是好長時間市場走勢都沒有突破。不過,市場最終的價位還是很接近此價位,當市場真的有所突破時,我想自己確實是陷入到一種亢奮狀態,當時價格離85美元那麼近,我堅信還會上漲。有人認為,把活牛的頭寸握到85美元,從來都不敢想象,而我則堅信一定會漲到那個價位。

問:當市場不利於您時,是否會感到意志消沉?

布魯斯:絕對不會!

問:那麼您是如何保持積極的心態?

布魯斯:每天早晨,我總是對自己說,“我會擁有美好的一天”。即使這一天並不如意,我也總是看到事情積極的一面。我絕對是一位樂觀主義者,我認為這是關鍵因素,也就是說,想要成為一名成功的投資者,必須擁有積極的人生觀。

問:作為一名投資者,您個人有哪些信仰?

布魯斯: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不為別人所左右。當我想做多的時候,即使其他人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做空,也不會影響到我。我對自己的判斷信心十足。此外,我還認為自己具備一種奇特的能力,洞察別人。

我可以感受到市場。比如,當市場走勢顯得很糟糕的時候,這並不能影響到我。我會這樣對自己講:“哦,在這個市場,我才是最勇敢的。”此外,我還會在關鍵時刻果斷出擊。我不會坐在那裡癡人說夢,如果決定買入,我就會果斷入市,對我來說,這一點至關重要。有了第一筆交易之後,我就開始尋求增倉買入的機會。我覺得分批建倉是個很好的手段,假如說我是一名汽車商,交易數量在100輛,我不會在認為該買進的時候一次性購進100輛汽車,在開始的時候,我總是先買進10輛,再擇機購買。

問:作為一名投資者,市場中是否有一位您視為楷模的人?

布魯斯:鮑勃•盧弗納赫特對我影響很深,我認為盧弗納赫特有點兒天不怕地不怕的味道,盧弗納赫特教會我不要害怕手中頭寸的大小。我也很尊重格蘭•布諾美根,他是市場中一位非常出色的人。但是對他來說,期貨不是游戲,他很實際。他們各有所長,我受益匪淺,我非常贊賞布諾美根的節律,同時我也非常敬重盧弗納赫特對市場的態度。

問:對於那些期貨投資新手,或者是渴望走向成功的期貨投資者,您有什麼鼓勵或者是建議的話嗎?

布魯斯:我想告訴大家,有一點很重要,你不能用借來的錢去交易,否則會把自己置於只能贏不能輸的壓力中去。現在這個市場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投資者應該永遠保持積極的態度,不能有心理壓力,如果有的話,一定要趁早解決。當然,能做到這一點的人並不多,這也是真正偉大的投資者如此鮮少的原因所在。

他的表現與眾不同。他不喜歡在市場來到趨勢線的支撐時買進,相反,他喜歡在那裡賣出。如果買進,如果市場能夠穿透它,就全完了。但是事實經常是他在底部做多而在頂部放空。原因是:當市場看來最強的時候–這時它可能在頂部–大規模的指令進來買,而經紀人們都看著他,他就賣給他們。他說簡直不能相信在市場每天的頂部和底部有多大的成交。但是奇怪的是,每個人都認為那是他做過的最傻的事。他們告誡他,說他太稚嫩,不該那樣做。他們說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新手這樣做。他們教訓他,他就附和他們,告訴他們“僅此一回,下不為例”雲雲。鮑德溫認識到需要忽略他人的意見。

從根本上講,他的策略是減小自己的風險。他喜歡極小風險的交易。規模大而風險小的交易常常帶來巨大的利潤。他願意承擔的虧損占自己全部淨值的百分之十。他說自己可能設定這個限制,但是並不認為真會虧掉它。在虧損的交易日的結尾,他會有安慰自己的思想–“這只是我淨值的百分之十”。他曾經一天中虧損最多的金額是31.25萬美元。他並沒有因此給自己放假休息一天–他不相信這種理論。他不認為在自己不景氣時需要離開。他的情緒控制得很好。當虧損較大時,他從來沒有驚慌過,因為當一個人驚慌時會虧損太多金錢。情況經常是這樣:最好的策略就是感覺最不舒服的事情。

說到趨勢的價值,鮑德溫認為沒有人能比市場更大。他認為太多人都沒有真正懂得這個哲學道理。他認為這已經一遍遍地證實過。市場走向它想要去的地方,不管是誰擋在路中央或者什麼擋在路中央。這也是為什麼一個人應該象做一手交易那樣做十手交易。重視趨勢,這是他開始賺錢時的方式。大多數場內交易者以對市場沒有觀點為榮,但是他最終被迫持有觀點,因為他站在交易池的一處,很少有連續的指令傳來,所以進出交易並不總是十分容易。他需要知道市場正在去向何方。

市場上重復著歷史。通常市場傾向於一遍又一遍地做著相同的事情–或者至少二到三次。它傾向於兩三次向上走到一個阻力位,然後穿過阻力;也傾向於向下兩到三次走到一個支撐位,然後穿透支撐。他注重迅速行動和杜絕猶疑。他一般是在事先就知道自己將在什麼位置買進和賣出。如果他認為應該發生的事情真的發生了,那他就去做。這只是一瞬間的事,他知道這是正確的,一點不猶豫–如果猶豫,機會就跑了。行動中,他也學會了遵守紀律,學會了在某一時刻必須要說“我錯了”。很多人認為他是國債交易池裡最大的場內交易者。但他淡然處之,認為世事多變。他有一套理論解釋交易者為什麼會達到特定的水平。是因為每個人都抵達一個“滿意”的水平。每個人都是從一手合約開始–如果他們想要成功,就應當這樣。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