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匯海拾貝:一個三十年操盤手的心路歷程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匯海拾貝:一個三十年操盤手的心路歷程.jpg

 

這是一本談外匯交易的小冊子,總結了我近三十年的交易心得和心路歷程。www.emoneybtc.com但我不想把它寫得太專業,裡面充滿各種圖標和指標。我將寫成散文類的通俗讀本。有些東西我也不想談的太透徹,只是給廣大外匯從業者或交易者一個思路。

 

我在多倫多的家離加拿大最大的圖書館參考圖書館(Reference Library)一箭之地,每天交易結束我便向附近的山林裡跑去,雖說是國家公園,但荒天野地一派自然景象,使我想起以前玩過的浙江某景點,跑完,吃個簡餐,便朝圖書館走去,一直待到閉館出來。這樣的生活對於許多新移民來說是枯燥的,甚至是無法忍受的,也就是‘外面的生活很無奈’。但對我來說正樂在其中。

 

在圖書館中有關金融方面的書真是汗牛充棟,有關外匯的書籍也很多。因為書籍不能外借,所以每天要看的那本書始終在那兒靜靜地等著你。於是慢慢看,慢慢記。所以關於交易業績我肯定不是最好的,但關於原版交易書籍我大概可以說國內沒有人比我看得多了。

 

國內最大的問題是信息落後,資訊不足。因為,我發現只要講一點國外的訊息,國內的朋友會充分研究,並得出很多結果和感悟。可以說,他們對訊息是如饑似渴地需求。於是這本書就可以完成介紹新訊息的功用,同時可以從我本人和別人的經驗教訓中獲取營養,而不是拿自己的錢去以身試法。

 

最聰敏的人是從別人的經驗教訓中獲取前車之鑒。如果,都要從自己的資金損益中獲得教訓和經驗的話,那你必須是富二代,是富可敵國的富二代,最好是沙特王子。

 

如果能起到這樣的作用,我寫此書的初衷就算達到了。

 

誤打誤撞入了行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在上海某高校當教師並兼班主任。由於對當時80年代末國內政治形勢失去了信心,莫名的憋屈憤懑是沒有經歷事件的人無法理解的。並意識到到我所教授的其中的一門課“新聞寫作”已經無法開設了。於是我的興趣轉向了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這大概是當時知識界普遍的一種心態。

 

我通過銷售俱樂部會員卡賺到了第一桶金。當時我在上海銀河賓館包了兩間房,招了十幾個銷售員。同時我負責接待我校的英語外教傑生.威廉姆斯先生,他與我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請他擔任我的副手,晚上就住在賓館。有一天他接到他父親的越洋電話,這麼一個高大魁梧的大男人,一口一聲親切的“Dad”使我感到非常的驚異。於是我問起了他的父親。他給我看了他父親的照片,像影星,非常帥氣。幾年後我才知道,他父親就是交易大師拉瑞威廉姆斯。此是後話。

 

其時,上海的中國銀行推出了“外匯寶”投資。我正好手裡有美金,於是就去開了個戶。記得當時外灘的中行門口拉出一條橫幅,上寫隆重推出外匯寶交易雲雲。其實銀行裡面只有兩個窗口做外匯寶投資。行情也看不到,只有每天從“新民晚報”的中縫中看到一次行情變化。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從中賺到了一些錢。後來中行在旁邊開出了一個房間,能看到外匯行情和走勢圖。

 

1997年我通過技術移民來到了加拿大的多倫多。當時雖有一些積蓄,但也急著找工作。投出幾十份簡歷僅有兩家公司有回音。一家是華文雜志,因我有中文系的背景,但工資很低,而且很遠。一家是投資咨詢公司,在市中心。我們住在唐人街,離那兒步行十分鐘。於是,我去面試了。公司叫Info Link公司,其實是炒外匯的。因為有做外匯寶的經驗,所以便錄取了。

 

其實公司只給兩個月的工資,培訓完了必須發展客戶,或者拿自己的資金操作。後來國內許多這類公司冒出來,國外此類公司出現的許多問題,在國內也同樣出現。使我相信了一句名言“國外的今天就是國內的明天”。

 

公司辦公室在市中心的伊頓中心對面的貝街(Bay Street),在加拿大相當於美國的華爾街。裡面有幾十台電腦,和一長溜長桌和幾個大戶室。但是當時的電腦只能看行情和技術走勢圖,還沒有網上交易。真正的交易必須打電話去國外。

 

我至今沒有搞清楚他們的運作模式,只是感覺當時的傭金實在太高,80美元一手來回,加上點差,而且打電話過程中經常因價格變化而“OUT”,做短線幾乎是不可能的。我們的師傅是個香港仔,叫安迪。三十出頭,但頭發都花白了。據說他在外匯裡賺了許多錢。

 

我們一共五個新員工跟他學習,幾乎全是新移民。安迪為了證明他能迅速在匯市賺到錢,建議五個人一人拿出一千美金,開立一個5000美元的真實賬戶,邊炒邊學習。同時我們五個人都做Paper Trade,也就是模擬賬戶。5000美元的賬戶交易了一個月後翻了一倍,我們每個人賺到了1000美金。我們請安迪吃了頓中餐。

 

而我們四人的模擬賬戶,僅我一人賺錢,而且保持每筆盈利的記錄。於是我再加了點錢,開立了第一個保證金(Margin)交易賬戶。沒想到,第一次交易做的瑞郎很快就賺錢了,我任利潤奔跑,也根本沒有止盈的概念,到了第三天看看走不動了,就平倉了,賺了290點,也就是2900美元。一時在公司被視作天才。於是我想世界上沒有比這更好的活計了。只要動動鼠標,打打電話就可以輕松地賺取巨額利潤。

 

接下來我交易澳元。1997年下半年澳元一直在下跌,我以為跌得差不多了,於是買入澳元,但是澳元一路下行,我於是采取鎖單的辦法,想控制住損失。安迪卻說:“鎖單會鎖死你啊”,但是當時一點聽不進他的話。鎖越鎖越大,剛開鎖後又不得不再鎖,後來澳元一直跌到98年夏季。最後這個倉爆了。

 

其實,當時並未意識到另一個致命錯誤,那就是操底摸頂,試圖做左側交易。真正汲取這個教訓是很多年以後的事,當時根本沒有意識到“逆勢交易”是個不可觸碰的禁地。

 

爆倉之後,我在離家不遠的固連治公園(Grange Park)大樹下靜思了許久,深刻反思為什麼沒有聽從師傅的警告。孔子講“君子不貳過”,而我反復鎖倉,把大好形勢都葬送了。後來讀到一本心理學書,說人類真正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必須重復犯同樣的錯誤七次才能真正記住教訓。後悔啊,於是寫交易筆記時暗下決心,絕對不再鎖單。但是,事實上後來的交易中我又多次鎖單,一部分起到了作用,但是一部分就鎖上了死路。

 

公司的經理叫John.也是香港人,大家叫他阿John。據說他是HSBC的首席交易員。四十多歲,人極瘦小,永遠西裝筆挺,領帶鮮亮。據說他正在操作一個大賬戶,金主都是加拿大的退休老人。所以我們經常能看到一個白人老漢找他。

 

公司的大戶有一個是菲律賓人,賬戶也很大,他公開展示他的賬戶,有一次我看到他賺了6000多美元,十分羨慕。另一個大戶叫Allen,這人自稱是香港人,但有人說他是廣東人。他的賬戶也很大,主要是多倫多大學華人教師的資金,因為他就住在多大宿捨(ELM Street)那棟樓。

 

他當時已經有“金手”的稱號,據說炒什麼都賺。但他有個很壞的習慣,每天到公司會喊幾聲,比如“揸元喽”,也就是買日元。他比較看好我,所以讓我進他的大戶室,我發現,其實他嘴上喊“揸元”實際上他在“沽元”。

 

因為這是個零和游戲的賭局,大多數人肯定是錯的,只有少數人能贏錢。當時有個說法,就是到公司後問一下大家做什麼,你反向操做就一定賺錢。(目前許多外匯公司在用此法賺錢)他自己的做交易的方法其實就是用黃金分割來進單,並不是他在眾人面前說的那麼精於算計、神神道道的。

 

不久公司又來了一些華人,都是從英國移民過來的,而且都是上海人。在倫敦都以炒外匯為生的。其中一位叫Jennifer的女士顯示了很強的實力,幾乎不看走勢圖,僅憑開線和感覺能做到筆筆都賺。還有一位更牛,叫Michael,他靠炒外匯賺了讀伯明翰MBA的錢,以及移民加拿大所有費用,並在阿根廷買了房產,讓女友住在哪兒。

 

他戴一副金絲邊眼鏡,皮膚白皙,前額高聳,特別是講話的口氣是睥睨一切,他沒有來公司應聘,自己租了辦公室,為自己操作,平時來看看,仿佛是來視察一般。當時他就是我的偶像。我仰視他到了極點。關於他最有名故事是,他在MBA的課堂上接到Margin Call,叫他馬上補保證金。但他不加,說隨便他去,爆了就爆了。結果不但沒爆,反而賺了大錢出來了。都說他的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好!

 

不久我認識了一個大陸新移民,他對外匯賺錢很有興趣。於是我介紹他認識了Jennifer,我們為他操作了五千美元的賬戶。賬戶雖然沒有很快賺到大錢,但是表現出很好的贏利曲線。這主要是靠Jennifer,她的確經驗豐富而且感覺很准,有一段時間,一直是我的學習榜樣。我當時幾乎天天在公司的地毯上過夜。

 

有很長一段時間,經常半夜起來盯歐洲市場。久而久之,精神也吊空了,一副郊寒島瘦的樣子,但腦子一直很興奮,用國內流行的話說就是整天像打了雞血一樣。但頭發變白是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在加速折舊。

 

就像我以前在鋼廠當工人時看到煉鋼的景象,煉鋼爐裡一旦吹了純氧,頓時溫度聚升,但是焦炭很快燒完。於是我休息了一陣,有一次拔下頭發發現根部變黑了。後來又故態復萌,發根又白了。我戲谑地稱這是三明治頭發。可見長期高度緊張對人身體的摧殘是多麼地劇烈!

 

公司搞過一次活動,所有員工到安省的一個農場去吃野味。當時我發現安迪開的車很好,他的女朋友高大漂亮,使我想起了《詩經碩人》裡的句子:“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蛴,齒如瓠犀”,古代崇尚高大的女子,恐怕和希望生育的子女健康壯碩有關。畢竟“爺矬矬一個,娘矬矬一窩”。可惜我已經遠離文學久已。

 

但是阿John開的車真是嚇死人,破舊不堪,而且聲音巨響。他老婆老且胖但人很和氣。我們在度假別墅度過了很愉快的一天,也吃了諸如鹿、熊這類的野味,因為香港人是極重口腹之欲的。但在度假村安迪和女友發生了劇烈的爭吵,主要是他女友對他沉迷於麻將非常反感。安迪好賭,他先來加拿大,他女友後來到。

 

據說正是因為他們兩人在不同的地域聯手操作,才使得他們的資金不斷翻番。所以他們有今天的經濟實力,是兩個人共同奮斗的結果。而往往安迪會在牌桌上一夜之間輸掉幾千美金甚至更多。

 

多年後,我在國內與Jennifer聯手操作了一個賬戶,為的是亞洲時間和美洲時間聯續操作,希冀抓住更多的機會。結果,非常不理想。看來這種聯動只能發生在至親之間,夫妻、父子,也許可以,朋友、合伙人之間是不可能產生良好的效果。

 

後來我看到一個美國的外匯交易者與他在法國留學的兒子聯手操作,非常成功。她的兒媳是個法國人,還為他們募集了許多當地的資金。然而,我有一次問拉瑞,為什麼不把交易的絕技傳給傑生?他說傑生做過三個月的交易,被證明沒有做交易的“心”(Heart)。

 

看來交易的技藝,尤其是心得雖在父子也是不能相傳的。而前面說的那對父子,是在不同的時區用同樣的策略進行交易,運用得當效果還是很好的。關鍵是,相互埋怨相互指責往往會導致這種聯手的終結,畢竟事關真金實銀。

 

安迪的賭性最終決定了他的命運,在他輸了一大筆美金後,女友跟他分手了。多年後我在街上看到他,頭發全白了,臉還是很光潤,完全是“少白頭”的形象。我還是很感激這位領我進門的師傅,他還有句話我至今記得很清楚,那就是“不要炒消息,炒消息會炒死你”,雖然我炒過幾次消息,但因為記著這句話,所以是非常謹慎地介入市場的。

 

也許香港人講國語都往往比較直率,但是話糙理不糙。早在八十年代,香港就炒外匯成風,引車賣漿者都成了外匯炒家,他們先行了一步,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安迪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當然沒有幾個人真正能從外匯交易中賺到錢的,經過多茬割韭菜,香港人現在是談匯色變,幾乎沒有人炒外匯了。然而,一旦某人還在炒外匯,那一定是真正的高手,能靠炒匯養家糊口,買車買房甚至當老板做官。他們都說梁錦松就是外匯炒作的頂級高手。

歡迎訪問 外 匯 邦 WWW.WaiHuiBang.com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