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從破產邊緣到私募傳奇:期貨交易是世上最難的職業...
民間派操盤手出身的他,曾任記者、制片人十二年,最終卻放棄了金飯碗,毅然進入了投資行業。www.emoneybtc.com經歷過三次爆倉外加三次超過90%的虧損教訓,他決定從主觀交易轉型為量化交易。五年時間裡,他砥砺前行自學成才,一步步走向專業化、規模化,公司創立的第一只私募陽光結構化產品便為投資人交上滿意的答卷,2016年整體基金產品也獲得了30%-40%的收益。從無冕之王到量化私募冠軍,侯延軍是從“小散”成功轉型為明星資產管理人的成功典范。  
天生交易狂,為夢想放棄金飯碗

民間操盤手出身的侯延軍,一開始並非專職於投資,1995年從烏克蘭基輔學院畢業之後,侯延軍進入哈爾濱電視台,開始從事記者行業。在那個年代,記者職業是不折不扣的“金飯碗”,是個令大多數人羨慕的金領職業。侯延軍從一個電視台小小的記者做起,到08年時,已成為了2個欄目的制片人,手下有幾十個記者。

雖然看起來功成名就,但侯延軍卻過得並不快樂。2008年底,侯延軍毅然決定辭職,專職去做投資。此舉在當時遭到了朋友以及家人的強烈反對。

“當時家裡人都特別不理解,後來我跟他們說,主要是我自己的心裡一直在糾結,糾結於什麼呢?第一,本身我是一個非常熱愛交易的人,有一句話說,做交易的人是單純的。別看我長得很老,但我的內心還是很單純的。本身我們北方的媒體實際上是一種官場文化,官場文化人的三觀和交易人的三觀肯定是南轅北轍的,這兩種三觀長期存在於我的內心中,互相交織之後慢慢就產生了一種懈怠和抵抗。所以說在08年的時候,我就說莫不如算了,我辭職,做我熱愛的事情。而為什麼敢辭職呢?因為在期貨市場歷練了十多年,我發現我的周圍真正留下來的能賺錢的鳳毛麟角,可能就剩我一個了,那說明我還是有投資這方面的手藝的嘛,所以說當時就橫下心來決定,辭職!”

初遇量化,吃盡苦頭不改初衷

出於對自己投資能力的信心,在說服了人家以後,侯延軍09年初的時候辭了職,開始專心做操盤手。

當時的侯延軍還是一個主觀交易者。而真正的量化交易進入中國剛好也是在08到09年之間,剛辭職的時候,因為偶然的一次機會,侯延軍接觸到了量化交易,感受到量化交易的魅力之後,他就下定決心要從原來完完全全主觀交易轉變到量化交易。期貨的本質就是變,這是侯延軍做期貨十幾年來悟出的道理。

“我接觸量化交易算是比較早的,而且一接觸到之後我就茅塞頓開,眼前一亮也好,驚艷不已也罷,各種形容詞都可以用上。因為我做了那麼多年的主觀交易,深深知道做主觀的有哪些優點,有哪些缺點,而量化投資恰恰能夠保留住很多主觀的優點,刨除掉一些主觀的缺點,保持長期穩定的盈利,所以從09年我就毅然開始轉量化轉程序化。”

任何轉型都是痛苦而漫長的。本身非科班出身,沒學過經濟,沒學過IT,沒學過編程,並且放棄掉原來熟悉擅長的主觀趨勢,進入新的量化投資世界,意味著一切從頭開始。侯延軍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自學編程,自己一點一點編寫程序,一點點鑽研模型,一點點實盤演練,再一點點推翻重來,砥砺自我,自學成才。從2009年到2013年,在實盤驗證過程中,侯延軍經歷了3次爆倉,外加3次本金虧了90%,跟爆倉也沒有什麼區別。一次次的打擊讓侯延軍開始多次的懷疑自己,基本上就要挺不下去。

“在我最艱難的那幾次,我經常半夜也是睡不著覺的。當時看著自己的家人,我心裡就想說,第二天早上我就再也養不起你了。真的這種事發生過很多次,我也曾有N次曾經想打過退堂鼓,就想說算了,別做了,這麼艱苦這麼難的一個行業,怎麼我永遠看不到天亮的時候。這個想法持續了六年,但是基本上就是想一想,一咬牙還是堅持過來了。做交易其實就是這樣,你要不停地被市場教訓,有的時候你覺得好像你找到了一些方法,但是又不停地被市場推翻,爆倉,虧錢。實際上我覺得做交易,尤其是期貨交易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一個職業。”

為什麼覺得期貨交易是世界上最難的職業呢?侯延軍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學經濟的班級和一個學醫學的班級,如果兩個班級的學生天天都很努力,十年之後,學醫學的班級會出50個好醫生,但是學經濟的班級,最多最多只能出一個好的交易員,甚至是零。

“這就是概率,因為交易是個博弈市場,它永遠是踩著別人屍體上的,而別的行業不是這樣,天分不夠也好,先天不足也罷,只要後天肯努力,你終究會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期貨市場不一樣,不但不成正比,有時候還成反比,如果你在熊市加倉了,你就更難看了。”

驚艷蛻變,五年之癢造就厚石天成

經歷了一次次“從頭來過”的侯延軍,仍舊堅持回到原點,繼續起了自己的投資生涯。按照侯延軍自己的說法:“我是屬於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性格,撞了南牆不但不回頭,還要把南牆撞破了,就算搭著梯子死活也要過去才罷休。”

轉型的過程很艱難。但是,想要獲得更大的成功,就必須完成這次蛻變,所謂期貨市場的“悟道、得到、修行”,正是修這一顆心,在貪婪與恐懼面前,守住初心。

也許是侯延軍這種百折不撓的精神最終感動了上天,在反復實盤驗證之後,長達5年的轉型之路終於開花結果——研發的CTA策略很有效,這讓飽受挫折的侯延軍激動不已。為了獲得更多業內以及投資者的認可,侯延軍在創業初期便把業績掛到私募排排網上公開展示,從2014年開始,其中有一兩個專戶持續排在排排網的前十名,由此侯延軍也獲得了一些小小的知名度。

2013年底,私募基金的法律地位得到提升,其行業地位已等同於公募基金,2013年因此被稱之為私募基金行業的元年。記者出身的侯延軍,敏銳地感知到私募行業未來極有可能迎來高速的發展期。一次應邀到深圳做嘉賓分享的機會,讓侯延軍發現了一個新大陸,深圳蓬勃發展的私募行業與良好的創業環境深深吸引著他。於是,2014年7月份,侯延軍決定舉家搬來深圳創業,並隨之成立了深圳厚石天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2015這一年對於侯延軍來說很關鍵,從這一年起,侯延軍真正開始大放光彩。在2015年,侯延軍發行的第一只陽光私募結構化產品——中宏厚石1號,在股災期間依舊獲得令人矚目的業績,侯延軍和他的厚石天成一炮而紅。

借著整個私募基金行業高速發展的勢頭,厚石天成也取得了快速的發展。到了2016年,厚石天成管理規模已經從年初的千萬級別飛速發展到年底的五個億,產品業績方面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績,整體基金產品獲得了30%-40%的收益,尤其是在專戶產品上更是頻頻占據各大排行榜的榜單前十。截至2017年4月底,厚石天成的實際管理規模已經突破六個億,未來隨著兩個新產品的落地,管理規模也將實現到八個億左右。

團隊力量無窮盡,引入“學院派”優勢互補

厚石天成成立之初,公司只有侯延軍一個人。隨著公司的發展日漸上了軌道,侯延軍也開始組建自己的團隊。

“我們團隊,從最初我們公司成立,2015年上半年只有一個員工,那個人就是我(笑)。然後我跟大家開玩笑,我說2015年下半年我們公司獲得了‘爆發式’增長,由一個員工增長到了兩個人,增長了一倍,2015年真的是只有兩個人。然後在2016年我們才開始慢慢地引入新的團隊。”

非科班本身的侯延軍,一路走來,用他自己的話說,是比較“偏野路子”的類型。所謂的“偏野路子”,並不是一個貶義詞,侯延軍認為,從賺錢的能力角度來說,他是有的,但是術業有專攻,隨著資金規模越來越大,未來要完成向穩健交易風格的過渡,他必須由單打獨斗開始轉向管理交易團隊的方向,團隊的力量是無窮無盡的。2016年他開始重點引進各種各樣的人才,如博士、博士生導師以及清華大學畢業的學霸,這些“學院派”有著很好的理論基礎和一些非常好的操作手段,對侯延軍而言,形成一種非常好的互補。

“真正做交易到最後賺錢,有的時候不看你的出身,可能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可能有人覺得民間派出高手,可能有人覺得華爾街歸來才厲害,但是我個人認為,兩方都會有各自賺錢的道路,各自賺錢的方法,那麼我想把他們結合起來,優勢互補,互相取長補短。”

主動降低收益,走“多策略”發展道路

作為一個成熟的操盤手,專戶能夠常年占榜單,說明侯延軍的盈利能力是極強的。但隨著公司規模的做大做強,侯延軍卻開始主動降預期收益。

“我們公司之前有一個特點,就是接觸到的投資人大部分都是激進型的,但這並不是我們想遇期將來發展的方向。去年和前年我們的基金產品收益率都偏高,但是做高收益的時候肯定要伴隨著相對大的風險,風險和收益永遠是捆綁在一起的,不可能單獨剝離的。比如我舉個例子,我剛來深圳見到投資人的時候,投資人問說你能每年能賺多少錢?如果說自己的預期的收益率不翻倍是不好意思跟別人開口的,大家可能覺得你在吹牛,其實像我們這種操盤手級別,想做翻倍是很容易的,但是肯定也伴隨很大的風險,翻車也容易。”

要實現業績可復制與風險可控並存,保持良好的發展,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盈利能力的同時,盡量減少風險。

“發行第一只基金產品的時候我們是追求翻倍的,但是第二年我們自己就開始主動降收益了,2015年我們把自己的預期降到了50%,而我們確實做到了47%;2016年我們把預期收益降到了35%,實際業績也不負眾望,去年我們也是做到了30%-40%之間。今年我們會把收益率繼續往下降,因為我們把收益率降下來,實際上說白了也就是把我們的穩定性提高了,我們的回撤虧損的可能性也會降得更低,像我們今年把自己的預期收益率降到了25%左右,實際上25%也是一個很高的收益率,這樣我們的回撤就會偏小一些。”

期貨是高風險高利潤的行業,除了主動降低預期收益之外,侯延軍做的另外一個轉變,就是走向了多元化發展的道路。不只是做收益率比較高的CTA策略,還要做收益比較高,但是風險度很低的混合多策略產品。

“原來做操盤手的時候,我更重視的是收益率,相對回撤重視程度低一些。但是做了基金經理之後,首先考慮的是回撤幅度的控制,其次才是收益率。而且通過長期的研究實踐我也發現,沒有一種策略能夠包打天下,這也是可能也是萬事萬物的根本,那麼你如果想取得相對穩定的收益,首先你要多參與多種多樣的市場,參與多種多樣的標的,參與多種多樣的策略,參與多種多樣的周期。為此我們開發了很多策略,有的策略注重進攻,有的策略注重防守。不同的投資者其風險偏好也不一樣,所以要做好策略和風險的匹配。”

侯延軍的想法就是把各種各樣的策略分散起來,從老話來說,就是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投資也是如此,不要把所有資金綁定在任何一種策略和任何一個品種上。

“例如我們現在在期貨端就已經形成了195套模型,聽起來確實很多的,如果我們把每一只基金產品的資金都分散到每一個模型裡面去,錢就會比較少。假設這個模型失效了,或者說表現不好,這都屬於很正常的事情,即使發生了,它的資金量也只占一百九十五分之一。而且在我們倉位還比較低的情況下,它更有可能只占到幾百分之一。那我們就可以不在乎,說白了即使回撤,這麼一個策略對我們影響也不是太大,這是我們的出發點。今年以來我們主打的就是混合多策略,在近期這種艱難的情況下,我們的混合多策略的淨值回撤也只有兩個點,而且一直在水位線以上運行,還是經得住考驗的。”

恍然如夢,做交易注定九死一生

從電視台記者到立志以期貨投資為事業的操盤手,從非科班出身的主觀“小散”到管理上億元資金的明星私募,在經歷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後,侯延軍已然修得了“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的平和與淡然。回顧這段交易生涯,侯延軍打從心裡感謝的,是家人不離不棄的支持,讓他能夠完全沒有後顧之憂,義無反顧地做自己熱愛的事情。

“人是沒有記性的。真的到了可能是一無所有的狀態,那個時候肯定會懷疑很多的東西。但是如果你得過來,走得出來,你會變得更加成熟。你的風控意識,你的市場認知,都要比別人都深刻得多。所以最後發現真正走出來的人,這都是他們的必經之路。”

對於個人的長短處,侯延軍毫不避諱。雖然是半路出家,但是蓦然回首,侯延軍發現對他的投資生涯幫助最大的,可能是他的記者生涯。

“我的短處就短在我的非科班出身和技術上,這確實是我的短,那我的長處呢,我個人覺得我的閱歷和經驗跟別人相比要豐富一些,特別是我的記者生涯,可能是讓我的思維更活躍也好,讓我更有批判精神也好,讓我有更好的閱歷也好,我覺得這些東西最後都會反映到交易中來,對於交易來說,你所經歷的所有的東西都是沒有白費的。交易是一個奇怪的事情,可能最後你成功與否,不看你的學歷,也不一定看你的經歷,就是非常奇怪一個事情。到現在可能沒有人給交易作一個很好的定義,就是什麼樣的人最後能夠在交易上成功。”

當問及對剛進入交易市場的投資者有何建議,侯延軍的回答毫不客氣:

“我唯一的建議,就是請你遠離市場。我個人覺得,輕易不要做交易,因為個人做交易注定是九死一生的。”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