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比特财富网 >> 财经 >  >> 外匯
投資大師們規避風險的策略方法

  國際投資大師巴菲特本人出色的風險管理已成為他鑄造輝煌投資業績的重要前提和保證。www.emoneybtc.com

  1. 不要上錯了船

  “一匹能數到10的馬是傑出的馬,但不是傑出的數學家。”對於選擇投資目標,巴菲特引用了英國評論家塞缪爾?約翰遜的話做了這樣一個非常精辟的總結,這一總結源於其投資上的一項重大的失敗。

  1965年,巴菲特做出一項重要的投資決定,購買伯克希爾·哈薩維公司的控制權,該公司是位於美國南部的一家紡織企業,但到1985年,巴菲特決定停止伯克希爾·哈薩維公司的紡織業務,並承認,這是他投資事業的一項重大的失敗。

  在投資決策時,顯然巴菲特對紡織業的業務特征是欠缺理解的,這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① 忽視了國外的競爭者在勞動力成本方面的巨大優勢;

  ② 面對國內同行不斷地加大資本投入,如果拒絕再投資,企業的競爭力會不斷地減弱;

  ③ 忽視了紡織業本質上是一個過剩的行業,行業競爭異常激烈,價格戰成為企業競爭的常用手段,在每一輪投資後,企業所增加的優勢很快就轉化成全行業降價的底線,投資者投入了更多的錢,而得到的回報卻少得可憐。

  盡管伯克希爾·哈薩維公司的總裁肯和其繼任者加裡都非常優秀和盡職盡責,但正如巴菲特後來所總結的一樣,“當有著輝煌名聲的管理人員要去對付前程黯淡、管理混亂、聲名狼藉的公司時,不變的只會是公司的名聲。”“如果你發現自己在一艘長期漏水的船上,那麼造一艘新船要比補漏洞有效得多。”“良好的管理記錄(以經濟回報來衡量)與其說是因為你很有效率,倒不如說是因為你上了那條船。”“一家能夠在本行業內有效分配資產的紡織品公司是傑出的紡織品公司——但不是傑出的公司。”

  幸運的是,很快,巴菲特就開始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在1967年初,巴菲特用紡織業務產生的現金收購了國家賠償公司,進入保險業,投資的資金部分來自於紡織廠的盈利,部分資金來自於減少紡織品存貨、應收賬款以及固定資產的投資。可以說,如果沒有這種非常明智和及時的撤退,巴菲特和伯克希爾·哈薩維公司的輝煌程度將大打折扣,巴菲特在全球富豪榜的排名上將可能排在第五十名之後,而不是今天的全球排名第二。

  其實,中國諺語“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也可以運用到投資領域來作為選擇資金投向的一個很好的總結。在錯誤的方向上狂奔,除了犯下嚴重的錯誤之外,你不會得到什麼更好的結果。

  2. 當心“有效市場理論”的誤導

  上世紀70年代以來,“有效市場理論”在學術圈子裡變得非常流行,甚至成了神聖的經文。這個理論認為,所有關於股票的公開信息都已經適當地反映在了它們的價格中。按照這個理論,一個往股票清單上投飛镖的大猩猩選出的股票投資組合與一位絕頂聰明、工作勤懇的證券分析師選出的投資組合一樣前程似錦。

  事實上,雖然市場常常是有效率的,但如果由此而得出市場永遠是有效率的結論,顯然就是“差之毫厘,失之千裡”。但令人吃驚的是,信奉“有效市場理論”的不僅僅是學究們,而且還有許多專業投資人和基金經理,直到今天,在主要的商學院裡,“有效市場理論”仍然是投資學課程中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字典上,我們一般將風險定義為“損失或損失的可能性”,而“有效市場理論”追隨者喜歡用股票或股票投資組合相對於其他股票或股票投資組合(經常使用的是用大盤整體的變動,即股票指數)的波動程度即β值作為衡量風險的標准。“有效市場理論”追隨者認為只要精確計算出每只股票的β值,即它過去的相對波動程度,然後根據這些計算結果建立起來的晦澀難懂的投資和資產配置理論來進行資產配置就可以有效地回避風險。一個很簡單卻非常有力反駁的例子是巴菲特購買《華盛頓郵報》的例子,正是1973年《華盛頓郵報》股票的暴跌,創造了一個非常有利的購買機會,而此時《華盛頓郵報》股票相對於其他股票或大盤的波動程度即其β值還是非常高,難道說《華盛頓郵報》股票在低價位時比在高價位時的風險要高得多?巴菲特正是1973年僅僅花費1100萬美元的購買成本買入173萬股的《華盛頓郵報》股票,到1999年末,市值達到9.6億美元。

  事實上,成功的投資大師都不認同“有效市場理論”,以下是一些投資大師對“有效市場理論”的看法:

  格雷厄姆說:“我很難把有效市場理論教授們的研究和實際投資效果聯系起來。”

  菲雪說:“我不相信對於勤奮、知識豐富的長期投資人來說,股市非常有效。”

  巴菲特說:“如果股票市場總是有效的,我只能沿街乞討。”

  彼得林奇說:“很顯然,在投資方面,沃頓商學院那些信奉定量分析和隨機漫步理論的教授們遠遠沒有我在富達基金管理公司的同事做得好,因此,面對理論和實踐,我選擇了後者。”

  羅傑斯說:“美國市場、中國市場對我而言和其他市場沒什麼兩樣。研究歷史上世界各地的市場,你會發現市場總是相同的,因為我們人類是有共性的,不管你喜歡與否,不管你是黑人,白人,還是黃種人,歷史上各時期的市場都是一樣的,人們犯可怕的錯誤,做愚蠢的事情,……你要有遠見,這是好的投資者的成功秘訣。”

  顯然,根據股票的價格的相對波動程度(β值)來確定投資風險的大小,這正是“有效市場理論”對風險認識的誤區之一。

  3. 警惕“兼並與收購”

  證券市場總是傾向於歡呼每一次並購,因為並購似乎總能帶來更多的想象空間,但作為一個投資者,准確地說是作為擁有上市公司一部分股權的所有者,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清醒地分析每一次的並購對我們有利還是不利,而不是人雲亦雲地跟著市場去歡呼。在這一點上,巴菲特的分析異常的精彩:

  巴菲特將渴望收購的經理們比喻為受《青蛙王子》故事深度影響的人,他們只記住了公主的成功,為了獲得與被收購公司這只癞蛤蟆親吻的權利,他們常常付出了過分昂貴的代價。在他們熱切的一吻之下,癞蛤蟆沒有變成王子,癞蛤蟆還是那只癞蛤蟆,而初吻得到的令人沮喪的結果更進一步加深了他們圍捕新癞蛤蟆的渴望,直到有一天,當收購經理們陷入癞蛤蟆堆裡不得不宣布收購整合失敗時,往往是公司的CEO接受了教訓,而股東則只有付學費的份了。當然,更加慘不忍睹的是有的公司在被收購的時候還是王子,而在CEO的一吻之下,卻變成了癞蛤蟆。

  以下是問題發生的部分原因:

  ① CEO們多數具有樂觀主義的傾向,他們常常自信在自己的一吻之下,癞蛤蟆必定會變成王子,因此他們常常為收購付出了極其昂貴的價格。

  ② 很多公司是以組織規模的大小來酬報它們的經理,而如《財富》 500強企業的排名等也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它讓公司經理們知道他們按照銷售額來排名的位置,而經理們對按照盈利能力來排名的位置可能從來就不知道。

  ③ 管理人員經常更熱衷於擴大統治范圍而不是關心公司所有者財富的增長,完全站在所有者的立場去看待兼並收購的管理人員少之又少。

  ④ 很多兼並與收購著眼於短期的會計報表上的報告數字的最大化,或傾向於把注意力放在交易是否會立即對每股收益產生稀釋作用。

  ⑤ 友善的投資銀行家總有辦法使CEO們相信收購行動是合理而穩妥的,就像一個顧客問理發師:“我是否需要理發。”如果CEO 對收購志在必得,其下屬和財務顧問很快就能提供必要的預測以使任何收購價格合理化。

  在以上這些情況下,對被收購公司的股東來說,兼並與收購是一座富礦,兼並與收購同時也提高了管理人員的收入和地位,對兼並收購雙方的財務顧問和中介機構來說,也是個大蜜罐,但通常對收購方的股東來說,常常意味著股權內在價值的大幅度減少。

比特幣交易平台 ↓   交易APP下載
  風險提示:比特財富網的各種信息資料僅供參考,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不對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擔保,亦不構成任何邀約,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後果請自行承擔,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理財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比特財富網 版權所有 © www.emoneybtc.com